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得寸进尺(三)》。

了凡重获自由后一时无处可去,在北冥玄的盛情邀请下,便住在北冥玄家中。北冥玄的父母对这位长相清秀,神情腼腆的小和尚颇有好感,一家人相处融洽。特别是宋月乔,得知了凡从小无父无母是师父抚养长大时,更是同情心泛滥,陪着掉了一回眼泪,对他呵护备至。了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母亲的温暖,不过三天就拜宋月乔为义母,喊北冥翰为义父了。所以了凡小和尚正式成为北冥玄的弟弟,北冥玄在家中最小,一直没有称大的机会,这下当了哥哥意气风发,当即承诺要送弟弟回天南省明悟寺。

一切似乎已经恢复到正常了,可是北冥玄的一生还会在原来的轨道上吗?是不是已经有些不同了呢?至少北冥玄的神奇经历和意识海中的所有知识就足以改变他的一生。更重要的是他还认识了海灵,海灵是他在看守所时,除了案子外想的最多的人。她的一颦一笑她的一举一动都让自己沉迷。她那清纯美丽的笑脸,那双微微上翘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总是出现在他的梦中。记得在病床上他背诵“兼霞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时,那羞涩一笑的人儿,他再也忍耐不得,安顿好了凡,立即去第一人民医院。

20余年了,他是第一次为一位女孩心动,这是一见钟情吗?或者是上天派她来拯救自己的生命,同时拯救自己的灵魂的吧?边走边想,北冥玄很快来到了医院门口。路上他已经想好了去见她的理由,因为她在自己病重期间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所以要当面感谢人家。看,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啊,一点都不会显得暧昧,北冥玄理直气壮地走进了医院的大门。

海灵还在第一人民医院实习,再有一个月她就该回学校准备毕业论文了。忙碌的海灵从宋老师的口里得知北冥玄无罪释放,她真的为老师高兴。和北冥玄二个多月的相处,她绝不信这样一个人会是一个犯罪分子,果然她没看错人。北冥玄自由了已经三天了,宋老师说他没去上班要休养一段时间,这很应该呢,受了那么重的伤,可是…

可是什么呢?海灵抚了抚飘在额前流海,下意识地回头朝门口望去,她心里一阵羞涩,自己这是怎么了。咦,这个穿着灰色羽绒外套的男子怎么这么像他?

紧接着宋老师高挑的身形出现在他后面,并举手向海灵招呼:“海灵,你在这呀,小玄特地来找你,向你表示感谢哦。”

北冥玄抢上二步,热情地向她举起了双手,海灵有些迟疑地伸出右手,立即被对方温暖的双手紧紧包裹住,海灵的心脏不争气地猛跳了起来。两人说了些什么客套话海灵一点都记不起来,总之在宋老师的批准下,自己就这么跟着这个大男孩离开了医院。

宋月乔看着儿子和海灵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偷偷地乐了起来。她太喜欢这个纯真善良的学生了,不但相貌清秀灵性十足,还谦虚有礼,一点都不像富贵人家出来的小姐。别人不清楚,她作为辅导老师还是知道的,海灵的档案里写的很清楚。“海天珠宝”在江南省算得上是不错的私营珠宝行,绝不是他们这种工资家庭可以相比的。这个傻儿子终于开了窍,知道追女孩子了,是不是这次撞了头,把儿子撞醒了啊?这么说这头撞的也不算白撞了,做母亲如此恶意地想。她转身回办公室时边走边臆想着,儿子加把劲把学生变成儿媳,再接再励添个孙子、孙女啥的,那人生就完美啰。

北冥玄和海灵漫步在桑秀河畔,越秀市近年来城市建设抓的极紧,打造一河两岸,投巨资将这条贯穿市区的桑秀河装扮的秀美非常。河畔绿树成荫、芳草萋萋,一处处亲水平台在弯弯曲曲的河边随处可见,就如一条清澈透亮的玉带两边镶嵌了二条锦绣绿边。别说风景本就这边独好,北冥玄此时的心境,哪怕是荒滩沙漠、枯树野藤,伊人在侧也一样是诗意盎然。海灵对这位博学、自信的大男孩本就有些好感,又有些钦佩好奇,否则之前也不会突然心生感应。海灵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这算不算心有灵犀呢?想到这她的脸突然红了起来,赶紧低下了头。

北冥玄现在五感灵敏,海灵的举动正是他关心至切的,虽然他不知道正聊着的海灵为什么突然脸红低头,但一定于自己有关。不禁自信膨胀,谈话更是指手画脚挥洒自如。海灵偷眼细看,北冥玄只有不到一米八的个子,但在南方人中已经算是高大的了,国字脸,浓眉,眼睛不算大却精光隐隐,灵动且有活力。长的没有明星们那么英俊,但很有些男子汉应有的坚毅、倔强,住院时偏瘦弱的身体,经过这几个月的强化锻炼,已经极为健壮,举手投足显得刚劲有力。最重要的是谈吐风雅,无所不知。别的不说,就是她自己的专业医学知识,谈论起来竟然不在她之下,有很多全新的见解,对她的毕业论文很有启发,说他是家学渊源吧,偏他又是学财会的。

以前北冥玄住院时他们两个已经有了很长时间的接触,但是和今天两人一起漫步在林荫小道上完全不同。通过二个小时的交流,两个人都感觉到与以前不一样了,虽然还没有往恋爱那个方向发展,女孩的芳心已有一丝牵挂到了北冥玄身上。这算不算北冥玄犯了“盗窃罪”,仅仅半个下午就偷走了少女的芳心呢?

仿佛只是眨眼的时间,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北冥玄盛情邀请海灵一起用餐,海灵抬腕看表,已经将近六点,是到了用餐的时间,就点头同意,只是要求简单些。北冥玄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天厨酒家,记得这家饭店有几样砂锅味道不错有些特色,就提议去那,海灵当然没有意见。

天厨酒家的生意不错,大厅的入座率也达到六成了,在越秀这样的县级城市已经是非常好的成绩了。海灵选了一个能看到河景的窗边位置,客套话,就不必多说了,我们两兄弟此行,只有七天时间,完成任务后,会立即回到军中,不能有丝毫耽搁,故而,我们想尽快了解一下敌人的情况。”

孟一龙在面对井润泽时,出奇的冷静,这份执行力,让自诩会调教手下的井润泽都不得不佩服。

毕竟是军中的人,执行命令就是他们天职。

“呵,两位才刚刚来到我们天岭集团,如果不好好为你们接风洗尘,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啊。”

孟一龙闻言冷冷道:

“这些繁文缛节就不必了,我们此行,就是为了尽快执行任务,毕竟,军中事物繁忙,还请井总理解。”

井润泽闻言心中闪过一丝不悦。

自己才刚刚损失了这么多亲卫队队员外加也亲卫队队长。

这个时候正是用人之际。

如果能够将龙虎双煞留下的话,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故而,井润泽此次,不但是要除掉林洛,更重要的,还是要继续加强自己亲卫队的实力。

这些年来,他横行魔都,亲卫队更是无往不利,从来就没有吃过憋。

井润泽自己都误以为自己的亲卫队在魔都是无敌的存在,他们的存在,可以帮助自己杀掉所有想要除掉的人。

不过,林洛的横空出世,终于还是打破了井润泽的美梦。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想法重新回到了井润泽脑海中。

尤其是一个小小的柳家,竟然有林洛这么厉害的赘婿,其他家族,也保不齐会有更加厉害的人物存在。

故而,自己的亲卫队,必须要加入更加新鲜的血液。

龙虎兄弟的存在,正是井润泽所急需的。

“哈哈,龙兄弟,这话可就见外了。我们的手下,才刚刚跟对方交过手,恐怕近一天内,对方都不会轻易再出现了。”

“哦?井总的手下,才刚刚跟对方交过手吗?却不知战绩如何啊?”

井润泽闻言面色一寒。

毕竟,苏特都已经战死,自己的手下,可谓是被全方面碾压的存在。

不过,井润泽自然不会驳了自己的面子。

“呵,不过是互有胜负而已,我方是有些损失,但对方也好不到哪里去,故而,这一两天内,对方行动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既然对方不出动,我们找上门就是了!”

一旁的孟一虎终于也开口说话了。

只不过,他的声音极其沙哑,井润泽闻言一怔,竟然一时间没有听明白,对方究竟说了什么。

孟一龙见状补充道:

“抱歉井总,我弟弟嗓子受过大伤,说话有些不清楚。他的意思是,既然对方没有行动,咱们不妨直接找上门去,如何?”

两人的战意如此强烈,着实是出乎了井润泽预料。

毕竟,他们还有足足七天的时间,可看样子,他们就好像是想要立即结束任务。

难道,军中的人,当真一丝一毫都不会偷懒吗?

“唔,这个嘛,既然两位如此执着,我会立即派人出去探查,只要找到对方藏匿的地点,会立即回来向两位通报的。”

“不必了,井总只需要给我们对方的信息即可,我们自有办法找到他们的位置。”

井润泽闻言面色一寒,不过,随即还是露出来一丝笑意,和声说道:

“既然如此,我会立即让人将对方的信息送过来的,两位还请稍后。”

说罢,井润泽就缓步走出了办公室。

离开办公室后,他也是随手就抽了守卫一个耳光,算是为刚刚的事情出了口气。

井润泽心中气恼不已。

两个人不过是狗仗人势而已。

如果不是他们还有利用价值,自己又何必跟这种粗人如此客套。

“你们几个,速速将柳烟云和林洛的资料准备好,给里面两个人送过去。记住,态度要好一些,惹恼了他们,就算是我也保不住你们。”

说罢,井润泽便离开了天岭集团。

...

...

是夜。

诸葛家别苑外。

龙虎兄弟二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已经找到了林洛和柳烟云所在的位置。

只不过,在诸葛韵的安排下,诸葛家别苑安保系统已经大幅升级。

且不说三步一哨,五步一岗。

单单是在外面巡视的护卫,就几乎没有任何空档,看来想要悄无声息的进入,怕是不可能的。

“哥,咱们动手吧。”

孟一虎沙哑的嗓音再度响起。

孟一龙则是更加谨慎一些。

“不可,咱们还没有见到那所谓的林洛,如此轻举妄动,十分不妥。”

“是,大哥说的对。”

“既然找到了他们所在的位置,就不怕他们不露头。我倒要看看,能够让咱们两人出面解决的,究竟是怎样的人物。”

房间内。

柳烟云已经恢复了过来,正在正常办公,林洛也在陪伴着柳烟云,生怕她到了晚上一个人会很害怕。

并且,林洛也将今天一天诸葛韵所调查的井家情况,告知了柳烟云。

柳烟云闻言,又是被吓了一跳。

这个井润泽和井家背后,竟然还有军方背景。

这一点,大大出乎了柳烟云的预料。

原以为,井家不过是魔都当地的大财阀而已。

却不想,他们的背景竟然如此深厚,一旦有了军方介入,事情将会变得极其复杂,难以处置。

”秋水清道“是。”燕南飞看了答我。我看到老实和尚抱着沙曼

那女子又是上前,一把推開了浮塵身邊的南嘉魚,大喊道:“你給我滾開,不準靠近我姐夫!”

周圍不少人都驚呆了,慎偕一群人也都進了屋,門外也有不少人擠著腦袋看熱鬧。

南嘉魚臉色一變,拿出了身上的長鞭,一齒狠狠地低語。她被氣得渾身輕顫,她感到自己的好意受到了辜負,夜陽面對自己竟然用空間石逃離,像面對死亡一樣的逃離,這種感覺讓她無比窩火。

幾息之后,一絲理智讓蕭茹的情緒逐漸平復,她輕舒口氣,人慢慢消失在原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得寸进尺(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末元进化之超感逆行

莫洛者

末元进化之超感逆行

霸霸本霸

末元进化之超感逆行

血歌华章

末元进化之超感逆行

平戈

末元进化之超感逆行

湉喵

末元进化之超感逆行

鱼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