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正法》。

“王文山?”

叫老鄭的勞工聽到有熟悉的聲音在喊他,疑惑的抬起頭,四下里環顧了一圈,最后找到了不遠處的王文山和王一山,他下意識的喊了出來,這一喊不要緊,仿佛是在魚塘里灑下了誘人的魚苗,靜靜的水面上瞬間爆炸開來。

“王文山來了?他在哪兒?”

“在哪兒呢?在哪兒呢?”

“……”

幾個彈指的工夫,王家兄弟瞬間就被碼頭上的人給包圍了。

盡管這些人中有一大部分是王文山不認識的,但是并不影響他們對王文山的期待,昨天的事情已經令整個青山碼頭上的人都認識一個叫王文山的山東漢子。僅僅是這一點,就足夠了。

“王文山,你可算是回來了!”

王文山托住因為看見他回來而激動不已的老鄭,心里的有些不解,眼看著四周越圍越多的人,心中的那絲疑惑就加重了些許,“你們這是怎么了?發生了什么事?”

對于王文山的問話,老鄭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心中異常的苦澀,激動的雙手緊緊的抓著王文山的肩膀,欲哭無淚。

“老七、花狗、老田他……他們幾個全死了,足足十幾口,全被丟進了大運河里。”

四十多歲的人,在見到王文山后,終究還是沒有忍住,老淚如同開了閘的水一般井噴而出。

“什么!”

王文山站在原地,如同是被雷劈在當場,腦海中不斷的重復著老鄭嘴里的那些人名。那些人有大部分他都認識,其中幾個人跟他的關系還不錯,只是沒想到才一晚上不見就陰陽兩隔了。

“誰,誰干的?”王文山赤紅著雙眸,放在老鄭肩膀上的雙手下意識的收力,令對方吃痛。

“不,不知道,你被扈三爺抓走以后,來了一幫黑衣人,先是把我們毒打了一頓,老七他們氣不過和對方起了沖突,但是老七他們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三兩下被打趴下扔進大運河里了,還沒等我們伸手,就沉下去不見了。”

“老七他們幾個傻啊!明知道打不過還要跟對方打,他是為了給我們爭取時間才死的,明明他們有機會跑的。”

老鄭越說越激動,鼻涕眼淚一起下來了,四十幾歲的人像個孩子似的站在王文山的面前哭訴著。

王文山顫抖著身子,拼命的壓抑著心中的怒火,可再怎么壓抑也壓抑不住,脖子上的青筋跟條條青龍似的在脖頸間盤旋著。站在他身后的王一山看的尤為真切,王文山的后背早就打濕了,那不是汗,是剛包扎好的傷口又開始滲血了。

王文山看著圍在他身邊的一堆人,好幾次張了張嘴,卻不知道此時此刻該說些什么。挨個從他們每個人的臉上一一掃過,滿懷復雜的拍了拍周圍人的肩膀,企圖這樣可以驅散悲傷的氣息。

“都打起精神,老七、花狗他們是咱們碼頭上的老好人,他們也是為咱們犧牲的,咱們得給他報仇。”王文山的這一聲吶喊,將這些垂頭喪氣的漢子們從渾渾噩噩中喚醒。

“沒錯,給老七他們報仇!”

“給大狗子報仇!”

“報仇!報仇!報仇!”

“……”

最先反應過來,也是最先響應王文山的人是老鄭。他是眼瞅著老七幾個人倒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平日里,他也是受他們幾個恩惠最多。

“山子,你說吧,我們該怎么辦才能報仇?我們都聽你的。”

“對,我們都聽你的。”

眾人簇擁著王文山,雙眸滿含著熾火,眼睛一點兒也不眨的盯著王文山,期盼著他能帶著大家為老七和花狗他們報仇。

“大家聽我說,我去調查一下事情的經過,等明天我們再在這里碰面,然后我們一起抓出兇手,替老七他們報仇。”

“不過現在呢,大家先回家,有什么事我會讓老鄭通知大家的,未來幾天碼頭咱們先不做生意了,等把事情徹底解決了,咱們再好好掙錢,好好過日子,大家說好不好?”

不愧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三兩句話就將周圍人的心情給平復下來。再加上老鄭他們幾個人的幫襯,漸漸的讓這些勞工們都心甘情愿的回家等消息去了。

“老鄭,你們幾個也回去吧。”王文山看著面前的幾個人說道。

“那你呢?”

此時老鄭的心情已經平復下來,雖然眼角還噙著悲傷,但比剛才要好太多了。他看著面前的這個男人,盡管這個人的年紀比自己小,但是為人處世這方面比自己還要老道,最重要的是有遠見、有想法更有能力。

老七和花狗他們的死,對自己是個不小的打擊,但對面前的這個男人來說,又何嘗不是呢?平日里他們幾個沒少在下工后,鉆進街邊的小酒館里買醉。

他的心里同樣也不好受吧!

“我去查一查這件事的背后都有誰!”王文山的語氣很平靜,那平靜中竟然有時候,周安走進了小院。

少女好似沒有看到周安,仍然專心在那里彈著琴,周安也沒有打斷,坐到了一個竹椅上,欣賞了起來。

很快少女就彈完了,抬頭看向周安,輕抿紅唇說道:“周公子,不知我彈的可入你耳。”

周安一笑說道:“雖然我不懂琴,但是聽到后,心中有一種莫明悵然的思緒,好似久別的愛人回來了我的身邊。”當然了這全是周安胡說八道,他只是不想讓少女占據主動,提出一些無理的要求,不然送么好的院子,沒有一點要求,說什么他也不相信。

少女的滑若凝脂的手微微的一頓,黑白分明的眼睛,白了周安一眼,很明顯她明白了周安這一句話的意思,就是她思春了。

沒有回周安的話,反而說道:“你是不是正在猜測,你只是凝血中級層次的為什么把這個院子送給你,我又是什么人,為什么在這里彈琴。”

還沒有等周安開口,少女再次開口了:“你殺鐵甲和楚螢萱的時候我就在現場,我知道你使用火焰和召喚烏鴉全部都是真的,而且你使的并不是妖法,而是另一種奇異的能力,也有可能是功法,如果是功法,我想買不知你賣不賣。”說到最后少女一笑,如百花開放,燦爛春天。

“不是我不賣,是我賣不了,那是我本身的能力,并不是功法。”周安說道。

少女用明亮的眼睛看了周安一會,周安的眼睛里全部都是平靜,好似他說的就是事實,并不是慌話,少女只好無奈的說道:“我信你了,不過有很多人不相信,他們想得到你的‘功法’。”

“這我知道,你看過我的戰斗,知道我的實力了吧,即使通脈我也不懼。”周安自信的說道。

“你知道什么是通脈境界嗎。”少女看到周安自大的模樣,白眼又是一翻問道。

“不是分四個層次嗎,初級中級高級極限。”周安說道。

“鍛肉是鍛練自己的肉體,從而打下堅實的基礎,而凝血境界是凝聚自己的血脈,使自己的血脈更加強大,來適應更強的力量,這兩層只是練武的基礎,而通脈就不一樣了,算是真正踏入武道了,通脈層次不會這樣分了,通脈需要打通十二經脈,每打通一條經脈實力便增強一分,當打通十二經脈,就達到了通脈的巔峰。”

說到這里少女看了一眼認真聽的周安,繼續說道:“而你的實力最多能對付打通一兩條通脈層次的,對付更高層次的恐怕不是你打他,而是他打你了。”

周安聽到這里鄭重了很多,他沒有想到通脈還有這樣的說法,看來以后要多了解以上的層次了,現在他有了一種緊迫的感覺,看來要提升自己的實力了。

“而覬覦你功法的,除了那些二三條四五條通脈武者,就我知道有其中就有一個打通了七條經脈的武者,如果你不是在千山幫內,他早就找上你了。”說到這里少女住了口,看向周安。

“你有什么要求盡管提。”少女的意思很明顯,現在只有千山幫能保住他,不被這個七條通脈的武者所找。

“其實我們已經和那名武者談好了,他不用再找你,至于低于他這個層次的通脈武者,我千山幫也可以幫你壓制一些,剩下的就只有你自己解決了。”少女說道:“而我們只有一個要求,就是一個月后你要替我千山幫參加縣城內十年一次的青年武者大試,在其中奪取前六名的名次。”

“我們?”周安問道。

“我代表的不是我自己,而是整個千山幫。”少女站起來說道。

“十年一次的青年武者大試這么重要,千山幫這么重視。”周安品味出不同的味道出來。

“很簡單,只要得到前六名,前六名背后的勢力就能前往縣城下的廢墟了。”少女直言不諱的說道。

“廢墟是什么?”周安問道。

“這座縣城你知道多少。”少女并沒有回答,而是問道。

“大約存在了很長的時間了吧。”周安想到了城墻的古老痕跡說道。

“你說的很對,這座縣城存在了兩萬年了,在兩萬年前曾經在這里發生了一場大戰,而縣城也為之毀滅,在大戰過后,有一位強者看到這些流離失所的人有些不忍,就在縣城的原地又建了一座縣城,也就是如今的縣城,而我所說的廢墟就是被大戰所毀滅縣城的遺跡。”少女緩緩的說道:

“廢墟每一千年開啟一次,而一個月后就到了開啟的時候,所以縣城所有的勢力開始了這場大試,勝利的人,后面的勢力就有權進入到里面,傳說中廢墟里面有很多的寶物,甚至煉骨和開竅層次所用的寶物都有,每個勢力有二十人的名額,如果你想要前往廢墟的名額,我可以給你一個。”

“我還有最后一個問題,就是通脈層次的能不能進入。”周安問道。

他极力忍住不笑出来。哪知梅雪浩不从。胡中大乱,朝廷欲遂荡

這就是為什么,學校論壇APP之上有關于此事的新聞消息,都已經被徹徹底底的刪除了,就是因為這個影響是負面的,帶有著極其強大的負面能量,所以才會被各種刪除。

哪怕這里聚集的男女同學,本身有的人的的確確。有的人背后是只速龙外,还有15只普通速龙被杨磐当场击杀,它们掉落了5个战利品宝箱,这还算合理。

但是以速龙首领的战斗力,再加上空间闯入者的特殊加成,却只掉落了一个战利品宝箱这就很不合理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正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只身横守人世间

二爷的团子

只身横守人世间

六月的荔枝

只身横守人世间

艾连

只身横守人世间

风识

只身横守人世间

神秘男人

只身横守人世间

油炸蟑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