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皇家连锁》。

这个人是个陌生人。这里的人从来没有看过他,也从来没有看见高立道:我听你说过。秋风梧道:你虽然不必用它,但它却可以

而林肖在他的面前,也只是冷冷地哼了一聲,諷刺道:“你什么你,還不快說!”

“林肖,要不就算了吧,反正我也沒受傷,還是甭跟這個人一般計較了。”這時,唐芊芊就走了上來,她勸說道。

然而林肖卻立刻搖搖頭:“這可不行,既然他都已經找上門來了,我們不反擊過去怎么能行呢?”

林肖可不是一個喜歡忍讓的人,既然敵人已經找上門來了,那么他必定要反殺回去。

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嘛!

聽到林肖的話,唐芊芊也只是無奈地搖了搖頭,顯得非常無語。

旋即,就聽到唐芊芊對那個男子道:“唉,我也想幫你,但他不讓啊!所以,我也沒有辦法。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勸你還是不要負隅頑抗了吧,免得自己多受很多的苦!”

被唐芊芊這樣懟,對方的臉上盡管還是有著非常猙獰的面容。但事實上,他的那些戾氣,已經逐漸消散了。

很明顯,此人也知道孰輕孰重的道理。

現在的局面對自己很不友好,如果自己還這樣沖動的話,那么或許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這樣的局面,也不是他所愿意見到的。

因此,在糾結了一陣子之后,這個人終于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徹底沒了脾氣。

緊接著,就嘆了口氣,對林肖道:“唉,既然這樣,那我就告訴你好了。”

他緩緩道來,將自己背后的勢力全盤托出。

林肖等人在一邊認真地聽著,也是絲毫不敢懈怠。

全部說完之后,這個人還嘆了一口氣,對林肖道:“唉,我雖然將事情都告訴你了,但卻并不代表他們會罷休。相反,他們很可能就此將我當做叛徒!因此,你可一定得保護我!”

“放心吧,有我在,他們是不敢對你怎么著的。”林肖回答。

男子還有些不敢相信:“不行,你拿什么來證明?”

林肖的眼中,有光芒閃爍:“當然是拿他們的命了!我這就去將他們全部消滅,我就不信了,難道還沒有辦法對付他們了嗎?”

他在說話之間,也更是顯露出了幾分非常凌厲的語氣。

此話一出,反倒是得到了那個人的反對:“你,你這是在找死!”

然而林肖卻冷哼一聲:“找死?那也要看是對誰!對這種人,就不存在找死這么一說。好了,你不要再胡思亂想了。休息一會兒,接下來,跟我一起去滅了他們!”

說話間,林肖就起身去了一趟廁所。

這個男子愣在原地,呆呆地看著林肖遠去的身影發愣。

說實話,他是完全沒有料到,事情居然會朝著這種方向發展。

這樣一來,也實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林肖,你快去快回啊!千萬要注意安全,如果真的很危險的話,可不要貿然行動。”盡管唐芊芊知道林肖不是一般人,但她卻還是提醒了一句。

林肖回答:“你就放心好了,我還不至于連這么點能耐都沒有。”

說著,他就直接拽著那個人,離開了酒吧。

看著林肖遠去的身影,唐芊芊的心里也是若有所思:就剛才那么短的功夫,卻足以證明林肖的實力了。

這個小子的戰斗力好強啊,簡直不像是一般人所能比擬。也不知道,明天的江凝能不能應付得來!

要是他無法應付的話,那可就糟糕了。

想到了這里,唐芊芊還想著是不是要通知一下江凝。

不過,不論如何。今天的這次生日會,倒是泡湯了。發生了這樣的變故,所有的人都沒有了興致。

方雅菲走了上來,問唐芊芊道:“那咱們要不就回去吧,去我家坐坐?”

唐芊芊也嘆了口氣:“好吧。”

林肖這個家伙太可惡了,如果明天江凝對付不了他的話,自己也可以整一整他!所以現在一聲不吭地跟方雅菲走,待會兒他回到酒吧卻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算是小小地報復了他一下!

說完,他們幾個也都離開了。

現在,林肖當然不知道唐芊芊已經跟著方雅菲離開了,他還是帶著那人,往他們的老巢而去。

此人的名字叫做張俊,本身就是一個附近的小混混。但因為加入了虎頭會,所以平日里就經常橫著走。

然而這時候,他被林肖給押解著前進,一點自由都沒有,就像是被牽著的一條狗。

兩個人一路出城,很快便來到西郊所在之處了。

西郊這里有一條河,河上有一座橋。

此時,林肖正和張俊走到了這座橋上面。

夜風呼嘯,現在的橋面上,真的是萬籟俱寂,什么人也沒那水聲,就是這飛瀑發出的聲響。

三人將馬拴在樹上,徒步向前,盡情觀賞著滿目風光。

阿保機心中的郁悶已被這美好風光蕩盡,心情格外爽快,仰頭四望,看到谷北山巔有一平臺,平臺之上,立著一塊桃狀巨石。

那巨石像是由天而降,搖搖欲墜,令人不敢走近。

這時,只聽述律平叫道:“這山峰多像一片巨大的樹葉呀。”

曷魯扭頭一看,述律平正在琢磨身右的一處孤立的石崖,便也將注意力轉向了身右。

這石崖足有十幾丈高,南北長有三四十丈,而寬不過兩丈,就像天外突然飛來的一片巨形木葉,來勢兇猛,猛然插在了這里,少半沒入地下,多半露出地表,獨立成峰,神奇無比。

三人繞石崖走了一圈,又向后退了數步,與北面陡峭的山體連起來觀望,這木葉峰又如一面敞著的門扇,北面的山峰與木葉峰之間,形成一個寬敞通道,恰似洞開的龍門。

阿保機感嘆道:“這峽谷好神奇呀,像仙人居住的地方一般。這般好的風光,不能沒有個地名。我看,往后,我們就叫這里木葉山吧。”

述律平和曷魯齊聲附和。

三人繼續前行,穿過龍門,進入一個葫蘆狀的黎谷,來到瀑布近前。

那水由峰頂的一排石縫中急速涌出,飛流而下,形成一面水簾。

阿保機朗聲嘆道:“好一座液山也。”

這里絲毫沒有初秋正午的炎熱,三人頓覺渾身清爽,精神倍增。

三人指指點點觀賞了一陣神奇的瀑布,向南走了幾步,突然發現,南面的山腳下,有一清泉從石縫間緩緩涌出。

阿保機正感到口渴,急走幾步,來到泉邊,彎下腰去,雙手成捧,取水自飲。

那泉水入口甘甜,猶如瓊漿玉液,咽下肚去,更覺得清涼無比,頓時將渾身的暑氣驅盡。

阿保機哪曾喝過如此上好的泉水,急忙喚道:“平妹,二弟,此水堪飲,分明是圣水甘露,快來喝呀。”

述律平和曷魯來到泉邊,捧水品嘗,果然好喝。

述律平又取水洗臉,大叫痛快。

三人喝足了泉水,不忍離去,坐在泉邊歇腳。

身邊泉水叮咚,北山瀑布清唱,更加襯托出黎谷的幽靜。

此地風光,怎一個美字了得。

阿保機舉目觀望,東面正前方,是一座渾厚的大山,山體自然成階,層層而上,形成天梯。

天梯山的東北處,應該就是他們在谷外看到的那座無法攀登的山峰,在谷底看去,那山峰更加挺拔高聳,猶如擎天之柱,直插云端。

阿保機心曠神怡,連日來縈繞在心頭的陰云,一掃而光。

述律平看到阿保機的臉上終于掛上了笑容,心里也異常高興。

阿保機又將周圍山勢觀望一圈,說道:“這木葉山真是好去處也,龍門大開,黎谷幽靜,液山、獨石、天梯、天柱,諸峰盤繞,液泉長流。平妹,我死后,你一定要將我葬在這里。活著打打殺殺,死后有此清靜之所,我此生足矣。讓這里的清清泉水,慢慢洗去我的罪惡吧。”

述律平急忙制止道:“你又胡說,年紀輕輕,怎么就想到了死。再說,你將契丹做大做強了,何罪之有?”

阿保機的臉上再次掛起了愁云,無奈地說:“戰場上死了那么多人,我哪能沒罪呀。”

述律平輕輕靠在了阿保機的身上,拉著阿保機的手,小聲說道:“你忘了嗎?當年,我們從小黃室韋人的手中搶奪牲畜的時候,我們契丹人正被小黃室韋人追殺。要不是我們及時趕到,將會有多少契丹人無端死在小黃室韋人的刀下呀。”

曷魯也嘆息道:“是呀,是我們讓契丹人挺起了腰板,吾輩何罪之有?”

述律平望著嘩啦啦不停飛落的瀑布,繼續說道:“這些年來,戰場上雖然死了一些人,但是,如果契丹亡國,又會死掉多少人呀。這筆賬,我們應該給民眾算清楚。”

曷魯感嘆道:“何況,死在戰場上的人,大多是些平時不認真練武的人。每次戰爭,我們當年撻馬軍的人個個都身先士卒,為啥傷亡很少?”

述律平看到阿保機安安靜靜地聽她和曷魯講述,知道阿保機的內心,正做著激烈的思想斗爭。

兩個人的話,確實打開了阿保機的思路。

難道自己真的錯了嗎?

契丹現在真的是強大了,這可是每個契丹人都公認的的事實。

阿保機早晨還想,應該立即派人到龍化州召回韓知古,不要做什么功德碑了,無聊。

因召見劉守文使者、和弟兄們議事,一分神,忘了。

現在突然想起此事,覺得碑還是應該做的,要派人去告訴韓知古,起草碑文的時候,一定要加上一句:在建立這些功勛的時候,有多少契丹青壯死在了戰場上。

一將功成萬骨枯,是非功過,留給后人去評說吧。

在煞魔宗,群峰之间的这场盛大交易会,只会进行五天。

五天后,外域的异族来客,本土的修行者,都必须离开。

而在这五天内,不论异族还是本土修行者,不会被收取一块灵石。

但,下一次的交易盛会,再次举办时,就开始向表现了!”林肖笑着说道。

卢子豪一把匕首,能够玩儿出一百零八个花样。

刚才瞬间削掉谢东手下小指头上的皮肉,只是牛刀小试,厉害的招数还在后面。

比如,他可以在人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雕刻出一朵栩栩如生的鲜花出来......

假如你真的是这种人,那么我可恨恨道:不管怎么样,我们只要他也不管这是人是鬼,也不管前意着一个女人,值得注意的女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皇家连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阎家有女去寻父

崛起的石头

阎家有女去寻父

乐土土土土.

阎家有女去寻父

格鱼

阎家有女去寻父

牛腩炖西红柿

阎家有女去寻父

嗅单枞

阎家有女去寻父

泛东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