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爸爸,你是在求婚吗?》。

不笑的喇嘛冷冷道:杀!铜环一震,两个喇嘛已准备扑上来”叶开大笑道:“吃醋的应该是你,不是我。”云在天沉吟着,

望着窗外急速掠过的风景,沈深不禁感慨万千。

从浮生王国一路亡命到现在,总算有了一个落脚之地。

不但在花影宗成了执法弟子,更是结交了几位性格相投的朋友,想到顾盼几人也将会在大比之地再遇,心里着实高兴了一下。

中品源晶散发着浓郁的源气,在整个房间中弥漫开来。

虽然和修炼室相比还是差了一些,但这样的修炼环境,还是让沈深极为满意。

现在下品源晶沈深已基本不用,虽然修炼起来还有一定的效果,但效果微弱,放在戒指中当作了一种储备。

赵左给的功法凝星沈深已经修炼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感觉到这功法很适合自己,而且可以使用到阳宫境,这让沈深省去了许多的麻烦。

虽然一路过来也收获了不少功法,但没有一部比凝星更为出色的。

凝星运转,一束束源气随之被吸收进沈深的身体,充实着经脉的空虚。

炼神诀强化的不仅仅是肉身,更有全身的经脉,这才是炼神诀的逆天之处。

只有让经脉更为宽厚、坚韧,才能容纳更多的源气,也能承受更多的压力,这样在战斗中,越能发挥出爆发力,更是适合于持久作战。

巨塔飞行十分平稳,丝毫感觉不到颤动的痕迹,不知这是花影宗的底蕴还是顾副宗主私人拥有的。

想到这里,沈深内心就有了一丝火热。

如果碎星塔能够恢复过来,那自己不也拥有了这样一座强大的飞行法宝了?沈深相信,碎星塔的等级比这座巨塔要高的多了。

大半个月后,房间的触发禁制被叩响,是鲁星几人来约沈深出去透透气。

出来后沈深才知道,数天前宗门开设了一个小型交易商市,提供给弟子相互交易,互通有无。

沈深和鲁星几人逛了一圈,看到交易的基本都是炼气境修为的物品,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便没有了兴趣,到是虚空景色,让沈深心胸顿开。

虚空漆黑一片,不时有闪亮的流星划过。

据说那些陨石当中,存在着一些特殊的金属,是炼器的上佳材料,但并不是每块陨石都有。

更远的地方,则是无数的亮点。

沈深知道,那也是一颗颗星球,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也有修士存在,或是存在着什么种族?

从法宝星痕中的一些零星信息来看,茫茫宇宙,存在着无数的生命,也有着无数的人类生存其中,只是自己接触不到罢了。

沈深更是知道,自己现在看到的不过只是其中的沧海一粟,远远没有进入真正的虚空,见识到星空的浩瀚和伟大。

只有脱离了这片大陆的重力束缚,飞出大气层,才可以自由飞翔在星空之中,去领略其中的瑰丽和壮观。

感觉着扑面而来的深邃,沈深心胸一下子开阔了起来,境界的瓶颈开始了松动。

自己确实只是一个小小的炼气修士,距离星空有着千万年的距离,但哪个大能不是从炼气修士过来的?

自己起步就领先了一些,基础更是踏实。想到这儿,沈深立即辞别了鲁星几人,匆匆回到了住处,开始冲刺炼气七重。

大量的源气被吸收一空,进入宽阔的经脉之内,然后压缩成一点,空洞下来的经脉再次吸收。

一遍遍地凝实,一遍遍地压缩,到了后来,经脉开始了饱胀,似乎再也容不下一丝的源气,沈深知道,那是要突破的症状了。

只有突破,大量的源气才可以再次吸纳入体,转化成自己的实力。

沈深现在不缺源晶,抬手间又是数万块源晶落在了身周,浓郁到极点的源气一下子弥漫了整个身体。

经过在虚空的观景,沈深的胸怀开阔了许多,心中的一些郁结也随之消散,突破正是时候。

又是五天过去。

这一天,沈深听到体内一声轻微的响动过后,大量的源气被一扫而空,涌入了空虚的身体,知道已经突破到炼气后期。

终于晋升到后期了。

沈深一声长啸站了起来,一阵阵的骨骼声音传了出来,不仅是长高了一点,浑身的骨骼更是坚实,肌肉更见强韧。

忍不住一拳轰出,拳风在空旷的房间中呼啸而过,禁制都晃动了起来。

“厉害。”

沈深自言自语了一句,再次坐下,开始巩固炼气七重的修为境界。

又是七天之后,沈深打开房间禁制走了出来行去。

曷魯、敵魯、阿古只、康默記、韓知古以及已經到達龍化州的弟兄,跑出老遠,將阿保機一行人迎進城內。

自然,韓知古早已在龍化州為眾人安排好了盛大的團聚宴會。

阿保機更換了衣服,正要去赴宴,韓知古韓知古手持一個金鈴走了進來,歡喜道:“吉兆,大吉兆呀皇上,在堆筑禮壇時,意外挖出了這只金鈴,天降吉祥呀。”

阿保機接過金鈴,那金鈴沉甸甸亮閃閃,格外耀眼。

阿保機本來就心情舒暢,此時又聽到天降吉瑞,更加喜笑顏開。

韓知古看到阿保機高興,又道:“用來舉行大典的土岡還沒有正式命名,還請皇上賜個名字吧。”

阿保機稍停,道:“既然那里挖出了金鈴,干脆就叫金鈴岡吧。”

冬盡春初,積雪融化,芳草未芽。

在大半年的精心準備之下,隆重的皇帝登基儀式在龍化州金鈴岡如期舉行。

這次大典,既有契丹可汗繼位的所有儀式,又增加了中原皇帝繼位的應有內容,南北合璧,著實讓契丹人開了大眼界。

儀式開始以前,各部落夷離堇率軍隊陸續來到了龍化州。

依韓延徽建議,向周邊各國發出邀請函的各國國賓,也次第到達。

金鈴岡上,皇帝的龍椅和皇后的鳳椅面向太陽升起的方向而設,上置錦繡遮陽傘。

場地左右由新組建的斡魯朵列隊護衛,其余軍隊面向柴壇分列在場地外圍,人山人海,漫山遍野。

整個現場彩旗飄揚,象征皇帝權力的旗鼓,威嚴地矗立在皇帝寶座兩側。

燔柴的薪壇設在金鈴岡的最高處,全部用松木碼積,超前高大宏偉。

按照契丹的傳統禮儀要求,大典選在日出前舉行。

阿保機身穿龍袍,在動地的擊鼓聲中,踩著事先鋪好的羊毛氈,緩步向坡頂走去。

述律平身著太后衣袍,步履安詳地走在阿保機身側。

走在他們身后的,是長子倍、次子德光和幼子李胡。

然后是眾皇弟、皇族、宗親。

眾將軍、眾夷離堇逶迤跟進,等級分明。

阿保機和述律平來到寶座,威嚴坐定。

眾皇子、皇族、百官分立兩側。

阿保機坐在龍椅上,放眼望著漫山遍野的幾十萬人馬,心滿意得。

自己擁有如此強大的軍隊,有這么多甘愿追隨自己且能征善戰的將軍,完全可以傲視天下,并且無敵于天下,還有什么可怕的?

阿保機暗自下定決心,大軍再不解散,他將率領契丹鐵騎蕩平草原,然后揮師南下,與中原豪杰一決雌雄。

這些日子,阿保機已經完全想明白了,任何事情,你越是前怕狼后怕虎,事情就會越糟。

反之,你如果心狠手辣,別人就會畏懼你,服從你,甘心在你面前討好下跪。

阿保機已經決定,不惜一切手段,打擊一切反對派,一定要讓契丹的疆域遼闊無邊,要讓全天下的人唯我獨尊。

阿保機將視覺抬高,望著遠方重重疊疊的山巒,以及漂浮在山巒上空的白云,緩緩吐出一口長氣。

曷魯代表群臣,大聲為皇帝、皇后上尊號:阿保機為大圣大明天皇帝,述律平為應天大明地皇后,長子倍為人皇王、太子,次子德光為契丹國天下兵馬大元帥,國號契丹,建元神冊。

歷史記住了這一天:公元916年。

三子李胡尚幼,暫不封號。

從這一天開始,契丹正式廢除了世選制,廢止了可汗稱號。

從此,契丹有了正式的國號和屬于自己的年號。

皇族、群臣開始行跪拜大禮,一拜再拜,三呼萬歲。

阿保機自鳴得意,理所當然地享受眾人的跪拜。

禮畢,皇族和群臣在原地觀望,阿保機和述律平、倍、德光、李胡緩步走上坡頂,共同點燃了高高的柴壇。

柴壇燃起大火,火焰一竄老高,煙霧沖天,直上九霄。

四周兵士立即高呼萬歲,聲震原野,似山呼海嘯。

這是韓知古的精心安排,柴壇燃起,所有的兵士、皇族成員、官員,都要高呼萬歲。

在驚天動地的呼喊聲中,皇帝的形象在每個人心中更加鮮明,更加神圣,更加獨一無二,更加至高無上。

這時,太陽在東方的山岡上冉冉升起。

外國禮賓、契丹尊貴、漫山遍野的軍士,共同見證了莊嚴的時刻。

新世界對于黑暗精靈來說簡直就是一個美麗的天堂,這里不僅僅有足夠讓他們建造樹屋的巨大的森林,還有很多的瓜果,甚至還有可以食用的小生物。

最重要的是根本就不用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更不用擔心來自地獄魔王的威脅。也不用,难道他的资料是假的?

哦不,军方收集的资料绝对不可能是假的,而应该是有所隐藏,没有将秦烽的个人信息全面记录上去。

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就只有那些大势力、大家族了。

两个彪形大汉一推门,事情的严,寻遣率偏师守平州。;唐明宗他也知道这白衣美妇的惊惶绝不,当年在初二下学期,正值“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爸爸,你是在求婚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下凡一次竟然被阴了

素人写意

下凡一次竟然被阴了

帝玖阳

下凡一次竟然被阴了

钟昱

下凡一次竟然被阴了

Krache

下凡一次竟然被阴了

永恒的猪肉卷

下凡一次竟然被阴了

辰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