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众生[银盟加更9/10]》。

可是看小玉的样子并不像。书学古,结茅为屋,不事华

驚天宗山腰,那處最新開辟的仙家洞府內兩人對坐在符陣中央。

“師兄,一共四瓶地元精,怎么分配你是冠軍你說了算。”李天青看向那地上的四個翠綠小玉瓶,不爭氣的眼淚都要從嘴角流出來了。

梵青云擺了擺手道:“既然這次的大賽冠軍是師弟你讓給我的,我也不好多拿,不過兩瓶是一定要的,不給出一瓶那些師兄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梵師兄,為何一定要給出一瓶,這是我們憑自己本事得來的東西,若是就這樣拱手相讓未免顯得我們也太好欺負了。”

梵青云苦笑道:“師弟,不是我們顯得好欺負,是本來就好欺負。你我一個三境,一個一境,如何與那些八境九境的師兄相爭啊。雖然宗門規定不能向低自己境界的師弟挑戰,但若是他們憑借自己的實力針對我們,那我們也不會好過到哪去。”

李天青想到了決賽那天站在一眾長老旁邊的年長師兄,瞬間便是想到了些什么,緊握的拳頭狠狠地捶在地面之上。

“不行。師兄,忍讓一時終究忍不過一世,一旦讓他們嘗到了甜頭他們只會變本加厲,獅子大開口,倒是就不只是一瓶地元精那么簡單了。”

“我有認識一位學姐,也許可以請她幫忙,這事就交給我吧,師兄你只管修煉便是。”

梵青云苦笑了一聲道:“天青師弟,若是實在不行就量力而為吧,我這次只拿走一瓶地元精,剩下的你就先收起來吧。”

李天青并沒有拿走三瓶地元精,而是只收起了兩瓶,然后便離開了洞府。

一直到天色很晚他才回來,回來之后也沒說什么,只是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梵青云看他這個樣子就知道多半是沒戲了,自己口袋中的那瓶地元精看來還是要交出去啊。

不過他沒有因此就責怪李天青,只是覺得李天青這般行為有些多余罷了。

三天時間轉眼便過,在這天中午,麻煩還是找來了。

梵青云正要出門納貢,結果卻是被李天青攔了下來,然后他就看到李天青獨自一人走了出去。

等了一會兒他才快步跟上,生怕這位師弟做出什么傻事。

洞府門外,三個明顯要大上幾歲的青年趾高氣昂地看著這位學弟。

“學弟啊,我不管你是如何進到這處仙家洞府的,不過既然你能夠進來想必也是分到了地元精吧,交出來,以后可以相安無事,若是不交,那你就別想著上山了。”

李天青臉上沒有絲毫的慌張之色,好像有些無奈?

“三位師兄,若是不然你們能拿我怎么樣呢?宗門規矩在此,難道你還能對我出手不成?”

其中一位較為儒雅隨和的男子說道:“師弟,看來你只能算是半個明白人啊,連我們的身份都不知道就敢直接拒絕我們。告訴你,我們可是練藥堂嚴夫子的助手,以后若是你需要什么丹藥,都要經過我們之手,怎樣,怕了嗎?”

李天青這才恍然,原來如此,看來是有些官家威啊。不過他倒是不怎么擔心他們的威脅,他們不守規矩只是因為他們官小。但那嚴夫子若是不顧及規矩半點那他也不可能能當得上嚴夫子。

只是李天青現在還需要再拖延一會兒,要等的人還沒到呢。

“小子,好狗不擋道,勸你還是讓開吧,讓梵青云那小子過來談,他可比你懂事多了。”李天青想等,但這三位可不想等。

從洞府內跟來的梵青云一直就在山洞石壁一側聽著外面的交談,此時見師弟無法應付他也終于走了出來。

“呦,梵青云,讓一個學弟出來當擋箭牌,你膽子不小啊,一瓶地元精可彌補不了我們在這浪費時間,順便將這洞府的三處石臺也一并讓出一巴掌打得王蘇州是無話可說。

憋了半天,他才不甘示弱地砸了下自己的手掌,咬牙說道:“改天我就去寫一本,名字就叫《宮鎖桃花》,讓天下人都知道我們桃花軍的威風。”

“聽說你上學期大學語文掛科了?”

這種嘲諷就顯得有些小兒科了。

王蘇州微微一笑:“那又怎樣?我補考過了。如今這世道,語文不好,不會寫怎么了?你以為現在還像以前,當作家要那么高水平嗎?我不會寫還不會抄嗎?憑什么那些人能抄出名,我就不行?”

青橙一時無言以對。

王蘇州的話她倒還真不好反駁。

她這兩年看劇無數,自然聽到過一些鼎鼎大名的作家靠抄襲堂而皇之的成為收視熱門,吸粉吸金無數。

如果只是各自粉絲的一些私人評論也就罷了,但有些作者明明是被實錘,甚至被打官司輸掉的,依然我行我素,拒不道歉。

青橙就不是很能理解了。

為此,她也專門找那幾位作者的影視作品看過,說實話,索然無味,不知所云。后來她在找劇的時候就自然地避開了這部分雷區。

她深以為然地點點頭:“那倒也是。說別的也許不行,但作為一個拷貝作家最重要的品格——厚臉皮,你已經具備,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王蘇州頓時泄了氣:“說別的我也就認了,但這點,我是真不同意。論起厚臉皮,我絕世賤客蘇幕遮,真的不如他們。”

“不過你也不必氣餒,即便是你能這么做,我也勸你別這么做。因為前段時間國家好像頒布了新的民法典,加大了抄襲相關懲處力度。好像那兩個最有名的,在新民法典生效前一天,不約而同地在博微發了相關道歉聲名。”

“真的嗎?真是爺青結!”

王蘇州有些不敢置信,忙從口袋中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打開了博微:“我不過幾天沒有上博微,就發生了這么重大的事,讓我來看看。”

點開自己偶像借鑒帝的博微,王蘇州果然看到了最新的道歉聲名。這讓他不禁錘著胸膛,四十五度角仰望著天空,因為怕眼淚掉下來。

看著天花板,他哽咽著說道:“臣本欲死戰到底,可陛下為何率先投降啊?不是說好要站著把錢掙了嗎?你怎么就跪了?這讓我可怎么辦?說好一起到白頭,你卻偷偷焗了油……”

眼看王蘇州就要滔滔不絕地背下去,青橙及時打斷了他:“所以你能跟我仔細講講那位少將軍嗎?”

王蘇州重新低下頭,看著青橙,毅然搖了搖頭:“不能。”

青橙微微皺眉:“為什么?”

王蘇州默默嘆了口氣。

你問我為什么?當然是因為他剛剛警告我不準說。

這世道真是崩壞。

當人不想說真話,比如老板詢問自己的完美計劃需要哪些改動的時候,老板總勸我說。

當人想說真話,比如老板說由于公司利潤太高要降薪的時候,老板又逼著我不能說。

我就想問問,這世間還有王法嗎?

他只得揉揉眼睛,故作深沉道:“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兩個不能與人言的他。”

青橙看了一會兒王蘇州,直到把這個單眼皮加厚臉皮男生看得低下了頭,才放棄了繼續詢問少將軍信息的想法:“那么你通過這十年明白的活著的意義是什么?”

“我活著的意義嗎?”

一直沒個站相的王蘇州挺胸抬頭,下巴微微揚起,嘴角略帶弧度,眼神熾熱無比:“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隨后他嘿嘿一笑,打開手機,指著屏保上那個眉清目秀的女子說道:“她便是我活著的意義。”

并不精致的眉眼間,一筆一劃,俱是溫柔。

江湖中替他们取了个很可怕的名当方才真是你找着咱们的么?…

一條翻騰的火龍咆哮著迎擊鋼爪魔熊的熊爪,施展完炎龍翻騰之后溫樊掉頭加速逃跑,他的身后翻騰咆哮的炎龍被鋼爪魔熊一爪子直接給拍碎了,熾熱的火焰給鋼爪魔熊的熊爪帶去了灼熱的疼痛感覺。

憤怒的鋼爪魔熊看著急速逃手中,天皇完全沦为傀儡,其次是国库入不敷出,连给朝廷官员发放工资都不够,更别说满足皇室开支了。所以,后土御门天皇即使生在皇室,有时却连温饱对他来说都是奢望,就连迎娶皇太子妃庭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众生[银盟加更9/10]》。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山海幻兽录

人生若初

山海幻兽录

孟萱

山海幻兽录

拈花佛祖

山海幻兽录

布羽

山海幻兽录

寿无疆

山海幻兽录

傲无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