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还不能走》。

王大小姐咬了咬嘴唇——她亲便是她一生的心痛。十年

到了第五天晚上,他們像往常一樣,開始露營,十五個帳篷圍成圓形,然后再將這圓形呈品字結構分布,兩名長老就在這品字中間位置,這樣一有動靜,相互之間能有一個照應,而且長老還能迅速的反應過來。

他們圍坐在中間,點起篝火,上面架著白天獵殺的魂獸肉,有獅虎豹、馬牛熊,只有想不到,沒有他們吃不到,中間還載歌載舞,好不快活,可以說這是他們最快樂的時光,白天體會獵殺的快感,晚上又點起溫馨的火把。一直到很晚,大家才不情愿的回到帳篷中睡覺。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騷動將大家吵醒,楊嘯天幾人趕緊出來,發現一頭二階下品的猛犸象出現在前面,雙眼火紅,似被怒火所覆蓋,正在徘徊嘶鳴。

“這猛犸象這么不怕死!這么多人,他都敢來?”有一人說道。

突然,猛犸象抬腳向人群中跑來,氣勢洶涌,吼聲震天。

大家也相繼出來,面露驚恐,紛紛跑向長老處。

“怎么樣,兄弟們,干它?”七夜面露興奮,仿佛這已經是他們的囊中之物啦。

“這些日子光看別人過癮了,可憋死我了。”胖子擼起袖子,馬上就要動手的樣子。

“該我們動手了!”大山也興奮的說道。

“干。”楊嘯天說完,腳步踏出。

四人擋在猛犸象前面,開始對它發起武技。

因為它血紅的雙眼好像已經著魔似的,似乎已經失去了理智,所以胖子的魅惑好像對它一點作用都沒有。胖子見狀,開始搭弓拉箭朝著猛犸象射去,包括楊嘯天也開始發起電閃雷鳴,只見紫金巨骨龍口中噴射出一道道閃電,伴隨著如雷的轟鳴聲,朝著猛犸象而去。

“轟隆隆!”一陣巨響,弓箭破空而去飛向猛犸象,加上似冰柱一樣的閃電擊中他,立時,煙霧彌漫,將猛犸象籠罩在里面。

“這么不經打。”胖子笑著說道,好像并不過癮。

正在大伙為他們歡呼的時候,或許是猛犸象皮膚太厚,這些都傷害不了它,也或許是它已經完全失去理智,變成了獸,從煙霧中沖出,速度越來越快。胖子并沒有看到,因為這個時候他正在朝著眾人炫耀,看見大家叫,他還以為是替他歡呼呢。

“胖子?后面。”大山大聲喊道。

胖子回頭一看,猛犸象就快沖到自己身上了,趕緊撒開腿就跑,邊跑還邊喊叫著,如果說剛才有多得意,那么現在就有多狼狽。

七夜銀槍甩出,似長蛇出籠,又是蛟龍騰出水面,他雙手緊握銀槍,連續向前刺出,“嚓嚓嚓。”一朵白色蓮花閃爍著出現,飛向猛犸象。

大山也是來到跟前,縱身躍起,大刀魂器自上而下,一道凌烈的寒光出現,不斷向前撕扯,將面前的空氣劈成兩半。

“嗵嗵。”一道道聲音再次傳出,正是兵器擊中猛犸象的聲音。

“哞”猛犸象發出痛苦的嘶鳴聲,只見一個個槍眼出現在它的頭部,鮮血直流,而另外半邊臉出現一道血痕。它并沒有停下奔跑的腳步,只二樓下來的黑影,是一個二十多歲青年,頭發似乎是相當長時間沒剪了,長到把耳朵也給遮住,面色也是枯黃消瘦,身上還帶著一股異味,樣貌看起來很是普通。

“楚白,你的事,我們一會兒進去說,我先把我們這里的情況簡單跟你說一下,讓你有個心理準備。”張之慶沒有一上來就問東問西,反而一臉嚴肅的介紹起這里來。

“您說,如果有什么要幫忙的,能幫的我一定幫。”楚白鄭重的說道。

張之慶搖搖頭:“不是幫忙,是這里的情況有點復雜,我長話短說。”

“我們所在的這里明面上是一家正規的小型棋.牌室,其實暗地里是一家大型的非法地下賭場。”張之慶指了指腳下。

楚白恍然大悟,難怪這間地下室這么隱蔽,還分一間間單間,搞得跟地下避難所一樣,原來是一間隱藏的地下賭場。

見楚白明了,張之慶繼續往下說道:“那天我們經線人舉報這里聚眾賭博,我們隊長帶著我們突襲了這里,抓獲了這里面十幾個犯罪嫌疑人和幾十個賭客,但我們還沒來得及把他們帶回所里,那些怪物就殺到了,我們損失了好幾個同事,被迫退守地下賭場,等待救援,但是救援遲遲不到,等到那些怪物離開,我們就商量分隊,隊長帶著一大部分人出去尋找救援查看清況,一小部分人則原地待命,看守嫌疑人,也就是我們。”

楚白點點頭。他們還在這里,就表示出去的警察沒能回來:“所以這里有罪犯?”

“沒錯,這就是麻煩的地方,我們和罪犯被迫留在這里生存,依靠這里殘存的一些食物和水艱難度日,在這種情況下,考慮到犯罪嫌疑人只是開設賭場,并沒有更嚴重的違法亂紀,經過商量,我們決定解除對他們的監禁,畢竟他們犯的罪不大,而且又發生了這么大的事。”

楚白點頭,表示理解,在這種大災難下,人類應當同舟共濟,團結一切能團結的,再加上他們也沒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放了他們也在情理之中。

“事情本來不大。”張之慶苦笑起來:“但壞就壞在我們不知道,這些犯罪嫌疑人中有一個本市大型涉黑團體龍興會的老大!他趁我們放松警惕的時候,偷了我們三把配槍。”

“要不是我們張隊及時發現,我們所有人的配槍就都被他黃宣虎給偷去了。”一旁的鐘平海一臉憤憤的補充道。

“也都怪我沒能提前發現黃宣虎的狼子野心,才釀成此禍。”張之慶一臉自責道。

牛肉汤道:我数到十你们如果还想不到你骗酒喝的本事比我还大

人越在意什么就會越恐懼什么,薛飛此時內心就升起了恐懼的感覺。他一向覺得自己高人一等,走到哪里都春風得意,但他并不太蠢,知道自己囂張的本錢是來自于家族的勢力。

薛飛很清楚,家族之所以看重自己無非是兩點。第一,父親薛天磊是天磊地產的董事長。第二,自己年少的時候,便與姑姑薛茹冰達成協議,自己會迎娶楚如嫣,以便家族能吞掉楚家的產業。

這是他自己的謀略,他一向對此很是自傲,甚至都不知道當時如何想到的。姑姑薛茹冰是一個極其有野心的女子,在家族里也很得家主爺爺的歡心。自己這莫名的想法,竟與對方不謀而合,是以這些年來,他的行動得到了多方支持,他在家族里地位要壓過諸多兄弟一頭。

薛飛一向覺得迎娶楚如嫣是件很輕松的事,楚家雖與薛家同為帝都的豪門家族,但兩人在家中的地位卻不可同日而語。

在他想來,楚如嫣這個家族瞧不上眼的“灰姑娘”,得知自己這么一個“白馬王子”有意追求,定然會主動投懷送抱,尋求自己的庇護。

哪里想到對方的性子堅韌,是個地道的事業女性。自己主動上去搭訕,均都遭遇白眼,甚至姑父楚明德幫忙都起不到任何作用。

不過薛飛也不急于一時,畢竟楚如嫣一心撲在事業上,隨著她年紀增長以及家族不斷施壓,早晚會向自己妥協。等到那時,自己定然會每天好好懲罰這個犯下錯誤的“灰姑娘”,讓她知道什么叫“夫為妻綱”!

如今聽到楚如仙說的話,他不禁激靈靈打個冷顫,從幻想中拉到眼前的現實。若是楚如嫣被別人搶先得手,以楚家的森嚴家規,弄不好會迫于臉面,將其嫁給對方。

那時自己不僅失去了姑姑這個盟友,更會讓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一落千丈。再聯想到,自己平日的作風,家族中的兄弟姐妹會怎么對待自己?被自己欺負過的那些人又會如何找上自己?他的額頭不禁沁出冷汗,“表妹,你說的那個男人究竟是誰?”薛飛咬牙切齒道。

“他叫任平生,我跟你說,你可莫要沖動,凡事要從長計議。他雖然無權無勢,又是個孤兒,但最近名頭卻很響亮。聽說寫了本武俠小說,賣的很火,被稱為帝都才子。他年紀輕輕,賣書就賺了這么多錢,想必也是因為如嫣姐,這才把積蓄都投進去,開了這家唱片公司......”

楚如仙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薛飛不屑的笑聲打斷,“我呸,還帝都才子?我還以為他有多厲害,就一個破賣書的也敢跟我搶女人?年紀輕輕不知道天高地厚,一個文藝青年還玩上了唱片公司。我跟大伯打聲招呼,分分鐘就能讓他破產。”

電話那邊傳來楚如仙甜美的笑聲,“表哥你可真霸氣,不過凡事都要小心謹慎,我已經托人去打聽任平生的背景了,估計很快就能摸的差不多,到時候你再去找他還來得及。”

薛飛不屑的笑了笑,“我說表妹,你是不是小心過頭了,就一個破

一大一小两人很认真地拉了拉小指,小男孩放下手,又吸溜了一下鼻子说:“米非,你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幼稚。”

韩兼非哈哈大笑:“那你说,刚才说的话还算数不?”

“算数,当然算数!”男孩说,“说吧,什么事?”

韩兼非拿起万用工具,从面前的悬浮车发动机上卸下一个零件,想了想说:“听说城南有个社区,里面都是那些大城市来的有钱人?”

小男孩点点头:“就在海湾那边,怎么了?”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就是想让你帮......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还不能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柠木香

杨圣佛

柠木香

夏日炎凉

柠木香

冲天翼

柠木香

大川01

柠木香

暮峰贝

柠木香

夜色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