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永恒暗夜!》。

花如玉已穿自而入,吃吃地笑着:这世上本没有能为我复仇的人

林痕白了他一眼,摆摆手让他出去,又指了指床底,李刺自然知道意思,点点头带上门出去了。

爬进船底,林痕见她已醒相比是刚刚这靠岸的动静惊醒了她。

“这里已经到岸了,我要先下去了,你自己要小心,若是找到机会便下船吧!”

说着林痕退身出去,想到什么又将脑袋伸了回来:“忘了问了,你叫什么。”

少年躺着,瞪大着眼睛看着他,好似要将他的模样记在心中:“我叫袁诗音。”

“诗音,好名字。我叫林痕,有缘再见。”说着退出身子向门外走去。

好几天没出来见过阳光,林痕觉着恍然如世,这才两天而已,怎会这般。

站在船板上,吹着风倒是十分惬意,远远望去只见虎统领扶着一位青衣少女上了马车,背影和小妮子八分像。眼睛一转想是想到了什么,靠近李刺:“李兄,不知你可看清那小姑娘面貌。”

“看到了。”

“那不知是不是我妹妹?”

“不知。”

“不知?你怎会不知呢?”林痕一时无语,都知道自己在找妹妹,怎么会不知是不是。

“那日只是在你村中闲逛,知道你们两家是亲戚,别的我哪里知道,不过那日去你家找你的应该就是刚刚虎统领带走的人。”

“李兄为何这般肯定?”李刺这般肯定的语气,让林痕一颗心提到了顶峰,若真是的那他也算没来错地方。

“她说她姓林,还有就是她听到你的名字十分激动,慌忙问你在哪!”李刺能够这般确定,便是因为林清月的反常,只是还想多问便被虎方打断了,估计生怕李刺将人抢走了。

“那她没说她叫什么?”定是她,定是她,林痕在心中疯狂的告诉自己,就是她,除了她不会再有别人。

“我倒是想,只是她被那虎方护的太紧,我还没问完,便被带走了,临走的时候还看向我。”

越是这般,林痕就越要冷静:“不知道李兄能否指条明路。”这个时候,只能求助身边人了。

“不急,下船细谈。”李刺见林痕现在还能如此这般从容,当真怀疑林痕是否是人类,只是转头一想便觉得自己可笑,从西边过来的,怎么可能不是人。

两人下船不像虎统领,有马车前行,两人是要徒步回去,一路上李刺和林痕讲述了这边的一些事。

“这片土地是灵渊洲,我们在灵渊洲西南方,是为贫瘠之处,本门门派只有一字‘源’。”

源?还当真是奇怪的名字。

“本门历史已不可考究,不知多少年。所以进入门后,你不必询问长老这些事,只会让你自己平添麻烦。”

自己门中发展都不记录在案,还当真是奇怪的门派。

“这里并不是你们那边所谓的武林名门,在这里讲究的事修仙。”

修仙,林痕直接不敢信,他以前看到光怪陆离的书籍,书中说凡人可修仙,大成者可飞天遁地,搬山填海。本以为只是说说而已,莫不是李兄是在开玩笑么?

“李兄莫开玩笑,这世间哪里会有所谓的仙人。”

李刺知他不信,其实他自己也不信。

“这世间没有人可以成仙,即便有,也不会在灵渊洲,应该是在更远更大的洲,所以你不用多想。”

现在他要去的事修仙门派,一时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只是不知李刺怎样。

“李兄,你是什么修为呢?”

“练气七段。”说着,李刺倒是有些苦涩,自己已经十八了,修炼七八年只是在这个境界,也只能沦为外门执事了。

“没事,说不定我刚进去就被赶出来了。”

忽然间,林痕觉得周围温度降了许多,李刺板起脸看着他,眼神带着狠意:“你可千万不要这般想,因为不仅是我会受到处罚,你也会被责令返回,到时候你便再也见不到你的妹妹了,懂么?”

林痕见他这般说,自然收起笑脸,看来事情比想象中还要严肃许多。

“由于源靠近海且树林众多,这附近也就只有源一处有人烟,最近的村落也在百里外,至于那会的虎统领不是本门中人,他们是离源门最近的尚虎阁,向东南五百里处。”

尚虎阁么,林痕记下了名字,日后寻回小妮子,还要去那里。

“源门向来不参与世俗之事,即便行事也不得参与过于靈尋仿佛根本不想回答她。

突然雪兒再也忍不住了,整個人卸下了偽裝,強忍了許久的淚水如斷了線的珠子,她也知道哭是最沒有用的,所以在看到霽寒的那一刻,她就開始忍,忍著不去哭。

可是現在,她崩潰了,霽寒沒有醒,也許永遠都醒不過來,她看不到希望,也聽不到希望,她心中的那片雪就要融化了,就要消失了。

“他的藥馬上就要涼了,再不去換,也許真的就沒機會醒過來了!”無數的人在靈尋面前哭著喊著求他救人,可這個丫頭自始至終都沒有求過他。他也許自己都說不清,是不是在等這個倔強的雪兒開口求他。

“你如果想救他,你可以來求我!”靈尋嘴角上揚道。

聽到靈尋的話,雪兒突然止住了哭,沖了出去。

靈尋以為她是受不了準備放棄了,不想,跟出去,卻發現雪兒是去給霽寒換藥了。

“我說,讓你求我,我就會救他!”靈尋淡淡的道。

“我不會求你,你答應了碧珠姑娘的交換條件,就該救他!不然你就是一個言而無信的人,既然你是個言而無信的人我求你,又有何用!”雪兒看也沒看靈尋,繼續煮著藥。

靈尋沒料到雪兒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也許多年的獨自一人,讓他養成了怪癖,每到這里來找他的人,不是一臉悲痛欲絕,就是苦苦哀求,也有人想威脅他,更有人想殺他,可到了最后,都是他決定了他們的生死,還從未有人對他說教過。

“你若真想救他,我不求你你也會救,你若不想救他,就算拿我的命換,你也一樣會無動于衷!所以我不會求你,我會一直等,等著不滅燈熄滅為止!”雪兒看著霽寒身旁的不滅燈沉聲道。

“我若不救他,你是否會殺了我!”靈尋淡淡道。

“我為何要殺你,又不是你害死了他!”

“你很聰明,他在今晚子時就會醒過來!你最好給他準備一些補氣血的湯藥,他失血過多,需要調理!”靈尋看了一眼不滅燈淡淡的道。

“真的嗎?太好了,謝謝你!”雪兒擦干眼淚,揚起小臉,滿心歡喜,滿眼感激。

那個討厭的靈尋,此刻也許并不像他表面一樣討厭了。

時間一點點過去,雪兒眼睛都未眨一下,一邊的靈尋看著此時的雪兒,心中也不免有些悵然。他見過太多的生離死別,到這里的人,都想讓他救自己想救的人,為了到達目的,方法用盡,有的不擇手段,卻沒有一個人會問他,想不想救,或愿不愿意救!

“你喜歡他!”靈尋淡淡的問道。

“我……他是我家公子!”雪兒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我問你,你是不是喜歡他,如果不喜歡,又何必付出這么多。如果喜歡,為何又不承認!”靈尋滿臉笑意的問道。

喜歡,怎么能不喜歡,喜歡他的笑,喜歡聽他的聲音,喜歡他喜歡的東西,喜歡他的一切。哪怕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他,她的心里就已經喜歡的不得了了!

“喜歡!”雪兒雙頰飛過一抹紅,聲音輕的只能自己聽到。

“我就知道,你們的關系并不簡單!”靈尋挑了挑快要熄滅的燭芯道。

“雪兒……”那個好聽的聲音在她耳邊輕輕的喚道。

時間突然靜止了,雪兒驚喜的看著睜開眼睛虛弱的霽寒,一切來的太突然,雪兒竟然不知所措,眼淚不自覺的就掉了下來,她知道此刻自己好狼狽,好丑,但卻好開心,她想沖過去抱住他,可她卻不敢。

他的皮膚有了血色,他的眼睛有了光芒,他的手有了溫度。

“小傻瓜,別哭。”霽寒伸手想去觸碰雪兒,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任何力氣。

“他太虛弱了,需要時間恢復。”靈尋冷冷的對著雪兒道。

霽寒這才發現雪兒身后還坐著一人。

“你救了我!”霽寒問道。

“是她,我只是不想看她傷心難過,幫她而已!”靈尋淡淡的道。

“救命之恩,無以為報!”霽寒頷首道。

“要謝就謝這姑娘吧!她為了你已經六天沒合眼了!”說著靈尋便起身離開了。

“謝謝!”看著臟兮兮的雪兒,霽寒心頭一緊,可話到了嘴邊都化成了一句謝謝。

两人招式看来虽仍凌厉,其实都听他喉咙里不停的“格格”发响

“哟,叶枫啊,回来了!”

  对面,李守拙一抹白胡子在风中飘啊飘,看到叶枫非常自然的招呼了一声,不过随后眼睛一眯:“伤的不轻啊,孟师弟,今晚上得让叶枫多喝两杯【凝元春】。”

  哦,原来那灵酒叫凝元春啊。

  不是!

  叶枫差点被兜进去了。

  谁要你来操心我的伤啊!

  这个时候,您不是应该在痛心疾首的担忧天云宗的未来吗?

  就算不痛心疾首,也不能坐在这儿就跟老孟同志喝上了啊?

  这到底什么情况?

  “让你来就来,在那儿发什么楞?”老孟同志一挥手,招呼叶枫过来坐下。

  叶枫整个人还有点蒙圈,坐下之后还是不解的看着李守拙,咱们的老宗主却是笑呵呵给叶枫到了一杯酒道:

  “别这样看我,闭门思过嘛……没有比这落云峰更合适的地方了,哈哈,没想到这落云峰上的夜景竟是如此清丽,比起天云峰丝毫不差啊!”

  “废话!”孟沧行飞了一个大白眼:“你师弟我的品味,刚刚的。”

  “可是!”叶枫还是没进入话题:“可如今宗里的局势……”

  “自然有韩师弟照看啦,呵呵,叶枫,听老孟说你对咱们宗门还有些意见,现在看来倒也很关心天云命运的嘛……来,就为这个,老夫再敬你一杯。”

  这也喝?

  宗主大人您酒桌上的路子门清啊!

  叶枫几乎不敢相信面前这个咣当咣当喝酒的老人就是往日里那个高高在上的李守拙,不过面前这两位明显是有些事情瞒着自己,问也问不出个什么名堂,这酒,喝着总也不是个滋味。

  亏他自己之前还在愧疚呢。

  愧疚个毛线!

  瞅瞅李守拙那样儿,要说他一点准备都没有打死叶枫也不信。

  三杯之后,叶枫起身准备告辞了。

  不过,忽然他转身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怎么了?”老孟,李守拙还有骨头都看着叶枫。

  “呃……宗主大人您来了,晚上睡哪儿?”

  两人一狗都楞了。

  这果然是个骨骼清奇的选手啊,说李守拙心大,这位在意的问题也很别出心裁嘛。

  叶枫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

  李守拙应该不会去老孟的屋子睡吧,那房间,说难听点,骨头都看不上。

  莫非要睡自己这屋?

  那可不行,虽然您是宗主,但大伙都是来思过的,也得有个先来后到不是?

  要不说酒是个好东西呢,叶枫才跟李守拙喝了三杯,就敢梗着脖子护自己的小窝儿了。

  “哈哈,小子,你放心吧!”旁边孟沧行哈哈一笑:“师兄才看不上你那破屋子呢,他晚上睡那儿!”

  大手一指,叶枫顺着看去,不由心里恍然。

  是那间上了封印的屋子吗?

  从到了落云峰以后,叶枫从来没见孟沧行靠近过那间老屋,那里面,到底藏了什么呢?

  ……

  叶枫进屋了。

  李守拙与孟沧行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

  “他的修为,进展的还是那么快啊!”李守拙捋着胡子,对着叶枫的背影叹道。

  “嗷嗷快!”孟沧行闷了一碗酒:“我看时候也差不多了。”

  “恩。”李守拙点头:“天云军那边你去安排一下,给叶枫请几天假,等他伤好了,就传他【星灵体】吧。”

  ……

  回到屋子,叶枫皱着眉头坐了下来。

  李守拙同志这是在搞什么飞机?

  关于这一点,真的只能说是地位限制了叶枫的想象力,他真的无法想象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守拙怎么还能有心思在落云峰上喝酒。

  想不通的事情,叶枫很快就将它放下。

  还是来说说这天云军的事儿吧。

  毫无疑问,这是所有天云青年一代都将面临的严酷挑战。

  他不知道天凤军团将会采用怎样的手段来对待自己这些人,但不管怎样,叶枫绝不想看到任何一名天云弟子因为自己的过去的举措而遭到伤害。

  要变强!

  不仅是要自己变强,更要保护周围的大伙不被夏天生这样的混账欺压。

  不知不觉,叶枫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

  无论是之前的太白登峰之战,王猛他们拼了老命为自己拦住三大家族的难忘画面,还是方才在绛云峰上,一众天云青杰想要为自己出头挡下夏天生挑衅的温暖情节,都让叶枫难以抗拒的被触动了。

  他知道,这并不是说王猛,华千风等人对自己就有着多么深厚的情感,而是因为他们所有人在面对外人的时候头上都顶着‘天云宗’三个字

感覺得不到自己最心愛女人的愛,雖近盛夏,吳笑天卻心冷無比。

忽然,吳笑天想起了被自己所作所為氣到淚奔月夜的小胖妞,小胖妞又何償不是一個可憐蟲?

這小妞不知何故,深愛著自己,自己又何償不是重重傷害了人家?

念及此,吳笑天愧疚。

或許自己應該寫封書信安慰小胖妞受傷的心靈。

就這樣,吳笑天稀里糊涂的寫了封信給小胖妞。

“美美:

實在不好意思!我辜負了你。哥是有理想的人,每當念及百年江湖屈辱史,域外武林累累侵犯我域外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永恒暗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空水

掌中观蚊子

空水

子夜轻语

空水

暴躁的螃蟹

空水

银河九天

空水

西瓜黄

空水

黑男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