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密室里的千钧一发!》。

第23章 酒肉穿腸的和尚

因為安寧接盤了高子羽,王文卿更加有了吃飯的由頭。看看挨到下午,四人移坐去了酒樓,上二樓尋包間坐定。酒肉穿腸過,一些新鮮的資訊也從王文卿的口中得到印證。

比如林靈素的事情,主要還是佛門下的黑手,具體就是相國寺的智清大師,他本是五臺山智真、智能兩位大師的師兄。

去年五臺山智真、智能兩位大師聯手十二胡僧向林仙尊發難,不勝后就被迫遁入道門戴冠修行,當時智清大師并未出手搭救。

他只一昧在太子眼前說當日京師大水時,太子四面拜天的事情。太子乃國本所系,四方天地諸神總要給出面子。所以大水固然是退了,但是太子卻是潛龍!

所謂潛龍勿用啊,這天譴之災又豈能隨意讓太子出來頂缸?

自此太子才算真正惡了林仙尊,頻頻要尋他的跟腳麻煩。

“自林仙尊回永嘉后,我道門!唉,不說也罷。你說連咱們道門的法器天雷都落入朝廷口袋,我道門還能有何屏障?

真不知道林仙尊是怎樣想的這件事情,如今卻要我道門一起沒落。還好郭師兄正在走門路鉆營太子那處,這相國寺的一些手段被他阻了,不然后果更加不堪呢!”

王文卿嘆息道,覺得自己為道門傳承殫精竭慮。今天這兩頓飯,就不用落下人情了。

“看來,每個人的心中,都住著一個賤人。”

此話誠不欺我也,看著王文卿的各種牢騷表演,安寧很是不屑。

王文卿并非不知道林師叔所作所為的內在邏輯,他的抱怨和不忿,卻是因為他被波及而已。如果林師叔的事情沒有波及到他,估計王道長老早就要豎起大拇指點贊不休了。

“嗯嗯,此外啊,福州那里傳來一首新詞。很多人都在私下傳唱,但是絕不會擺上臺面。

徐師弟,安師侄,你們都不知道這首詞有多驚艷吶。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暗香去。

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特別是末尾這句“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簡直神來之筆。只是此曲作者卻無姓名傳下來,委實可惜。王文卿搓了搓手,表示很神往。

“可你們知道為什么這么好的一首詞卻不能放到臺面上傳唱嗎?我告訴你們啊,這首詞之所以會被上頭的人壓下流傳,是因為這首詞的背后,還藏著一件大事。

福建提刑官鄭秀明就是那天晚上被人哼著這支詞曲宰了!你說這天下官員還有不貪的嗎?可誰家又有多余的腦袋留著給人砍去?

所以他們才忌諱這個呢!官面上的說法是鄭提刑貪腐被人揭發,羞愧自刎的。嗯嗯,總之都是心照不宣的事情。據說殺他的人叫黑風怪,又有傳言說是什么海龍王傳人呢?”

王文卿唏噓不已。

“我說你小子能不能不要這么張揚啊!”徐知常狠狠瞪了安寧一眼,顯得殺氣騰騰起來。

得!看來徐師叔一知道這故事,聽到這首詞,就能猜出首尾。

也難怪,把這些事情串聯起來,除了安寧會干,其他人當真沒有那么多的動機或能力。

“啊?”王文卿瞬間石化。知道這位小爺厲害,卻沒想到這么厲害!

天色漸晚,小二進來點燃燈火。要說他這沿河酒店的雅座,都是向著河面敞開窗戶,安寧四人可以一邊喝著酒說閑話,一邊欣賞河面風景。

窗下碼頭一連停靠五艘大船。其中四艘都是糧船,有一艘還在卸貨。從伙計們爬在船篷上聊天來看,其實貨物已卸得差不多了,伙計們都在磨洋工,等著手工號令。

旁邊卻有一艘畫船,燈火早已通明。清一色的花格窗子,前后有兩個門樓。透過窗子,可以看到艙內有佳人鼓瑟吹笙,清音連連,尾音波浪起伏。

“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正是安寧在福州的那首殺人詞,誰說這詞不能傳唱了?

“好!”王文卿鼓掌贊嘆。嚇得還在胡吃海喝的高子羽一哆嗦,然后?繼續吃唄。

“這條船卻是擷芳樓的大家師師坐舟。那李師師可是咱們汴梁一絕啊,她如今正在雙十年華,常年游走權貴人家,卻又不枝不蔓,出淤泥而不染,濁清蓮不妖。

要說此女之美,連大內的今上都有耳聞。常常暗通曲款,傳為汴梁美事。

當真是眉似初春柳葉,常含雨恨云愁。臉如三月桃花,暗藏風情月意。纖腰裊娜,拘束燕懶鶯慵。檀口輕盈,勾引蜂狂蝶亂。玉貌妖嬈花解語,芳容窈窕玉生香也。”

王文卿對汴梁的風月如數家珍,若說他是神霄派的創教人,卻當真愧煞他創教人的風采。

高子羽依然在胡吃海喝不休,安寧覺得給這家伙二十斤牛肉,或者二十斤糟糠都是一個意思,總之吃飽墊肚而已。

所以想要帶他去樓下的畫船里吃風月,那就是在糟蹋情調。

安寧想要跳去那艘畫船上,完全是因為畫船上傳來了“老衲智能如何如何”的囂張聲音。

或者安寧不知道智能是啥模樣,但是王文卿知道啊,化成灰都能認得!

一艘大船剛從畫船的身邊駛過,大櫓撥動漩渦,一個一個向它襲脸正色说道。别说他一个小小都头,就算是校尉大人,也是断然不敢的,若是被执法队知晓,自己这条命估计得去掉一半。况且现在每月俸禄已是不少,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不大功夫,搜查完毕,车上虽然货物不少,却没有任何违禁之物,自是放行。

宋无冕将这一切收入眼底,心底暗暗称奇,这刺史大人到底有何魔力,为何连一个守城之人,连银子都不收。

“少爷,咋办?”这刺史府才刚建了一半,连个门都没有,更别提守门的了。护卫队长抓着名帖想了半天,实在不知道怎么办。

“随我进去看看。”宋无冕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但是既然到了,就进去看看,总不能就这么干等着吧。

“这位兄台,不知道刺史大人身在何处?”宋无冕转了一圈,好不容易在墙角跟看见两个躲在阴凉处的人,赶紧上前问道。

“不知二位来此所为何事?”躲在阴凉处的正是徐易跟一个幕僚,他一个堂堂探花郎,现在的剑州司马,跟一群士兵去水渠里面泡澡像什么样子,只能在此休息一会。

“鄙人姓宋,是泉州商人,听闻剑州已然太平,想来此做些买卖。因为仰慕刺史大人,特来拜见,还不知兄台贵姓?”宋无冕看着对面之人,虽然腿脚不太便利,但是这气质一看就是饱读诗书之人,当即又恭敬三分。

“好说,免贵姓徐,忝为剑州司马。宋公子可是来对了地方,我剑州百废待兴,正需要像宋公子这般的豪商入驻。等这剑浦城建好,不妨置些产业,宋公子若是有意,我可以带你去看看沙盘。”徐易一听来做生意的,就两眼放光,这剑州现在太穷了,若是商业繁荣起来,这税收自然滚滚而来。刺史大人可是说了,这些个商铺住宅之类的建筑,都是可以卖的,对面这位宋公子一看就是有钱人,若是他有意向,这买卖肯定不会小。

“沙盘?”宋无冕一愣,这不是行军打仗才用嘛。

“宋公子跟我来!”徐易微微一笑,也就咱家大人有这脑袋,卖个房子都能有新奇的思路。

“宋公子请看,这就是未来的剑浦城,两条溪流贯穿整个剑浦城,无论是洗衣做饭极为便利。家家户户都通下水道,避免污水到处乱流,而且下水道极为宽阔,直通城外,绝不会淹水。宋公子你看这处宅子,占地两亩,靠近溪流,风水绝佳......”徐易滔滔不绝,从住宅到商铺一一介绍。

“还能这样?”宋无冕今天可算见识到了,这剑州果然不一样。整个沙盘将剑州今后的格局描绘的一清二楚,剑州司马亲自出面讲解,每一处都了然于心。

“宋公子考虑考虑?”徐易讲的口干舌燥,忍不住问道。

“唔,这座铺子多少钱?”宋无冕看了一眼,倒是有相中的,这个铺子市口极好,若是价钱合适,倒是不错。

“一千八百两”徐易比了个手势。

“这么贵?”宋无冕虽然有钱,却也不是风刮来的,这价钱都快赶上泉州了。泉州那可是人来人往,这里还是鸟不拉屎呢。

“贵吗?一点不贵。这都是上好的砖石辅以水泥砌成,风吹不到,雨淋不坏,保质二十年。你看这位置,这里可是将来剑浦的中心,周边都是高端住宅,一点都不贵。你看见旁边插旗子的了吗?已经卖出去了,两千五百两。”徐易指着旁边一座更大的铺子说道,那座铺子是剑州商行买下的,算是孙宇左手倒右手。

“水泥?”宋无冕一听,顿时来了兴趣,这可是头一次听说的新鲜事物。

“就是这个,看见没,干了之后跟石头一样。”徐易指指旁边砖缝里面的水泥说道。

宋无冕用手摸了摸,确实极为坚硬,拿出小刀子划了一下,居然划不进去。

“等这起好了,再用水泥粉刷一遍,保证密不透风,老鼠都进不去。宋公子,现在买到就是赚到,等后面闻风而来的商家多了,可就不是这个价了。”徐易眼看有戏,不由得再添一把火。

“这水泥怎么卖?”宋无冕对水泥的兴趣超过了商铺,这可是新鲜事物,头一次见,效果这么好,肯定不愁销路。

“那得去问剑州商行,独家经营。”眼看到嘴的鸭子要飞,徐易也不灰心,一回生二回熟嘛。

“剑州商行?谁家开的,好大的口气。”宋无冕一听,居然以剑州为名,宋家盘踞泉州多年,也不敢改名叫泉州商行。

“呵呵,这剑州商行就是刺史大人的产业,宋公子莫要见怪。”徐易呵呵一笑,这天下,亲自下场做生意的大官,恐怕孙宇也是独一份。

“啊,司马大人勿要见怪,小民也是不知情,不知可否见刺史大人一面。”宋无冕顿时一惊,这剑州商行居然如此背景,得好好打交道才是。

“刺史大人颇为忙碌,恐不得闲呐。”徐易也不生气,和气生财嘛,自己大人都不嫌吃相难看,自己更无所谓了。

“在下愿出一千两,请刺史大人跟司马大人吃一顿饭。”宋无冕也是没辙,总得见到正主才是,既然这剑州缺钱,那就出钱好了。

“这个嘛,若是宋公子在本地有产业,本官倒是能够安排。”徐易一听说一千两,顿时乐得不行,不过还是想着能卖个铺子给他,也好繁荣一下剑浦的经济嘛。往后再有人来,你看嘛,这泉州宋家的铺子,难不成宋家还能做亏本的买卖?这叫啥?名人效应。

不管那是种什么样的表情样?”“王爷赐酒,怎敢

一夜功夫下去,满足了巨石战对石头初期需求。

莫鬼招呼忙碌一夜,累的精疲力尽的牛头人士兵下去休息。

莫鬼自信十足的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叫龙王小队瞧一瞧咱们神邸队的厉害。”

鹿特丹特意把莫鬼叫去,和他一起审阅自己的牛头人勇士。

400名牛头人士兵,手持双斧,双牛目炯炯有神,井然有序的站队接受格尔萨族长检阅。

“我知道大家都不愿接受那群野蛮家伙的领导,所以我们拿起斧头,要求双方之间做出一个公平的较量。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最终决战中胜出的部落,将王冠加冕,担负建立统一牛头人世界的重任。勇士们愿意为我而战,为了格尔萨部落的荣誉而战吗?”

铿锵……

铿锵……!!

台下的牛头人士兵将手中双斧碰击到一起,发出清脆悦耳的金属撞击声,以示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

“格尔萨部落将勇往直前!!下面我宣布祭旗开始!”

牛头人世界有个古老的习俗,每每打仗前都要祭旗!

将鲜活的生命献祭给牛头人之神,祈求她的保佑与祝福。

五花大绑的祭品被牛头人士兵压到祭坛之上,

一个半径约莫两米的漆红木桩,木桩顶部是个巨型的马头骷髅,两侧镶嵌无数的人族头骨头。

鹿特丹命人点燃祭坛两边的火架,祭旗正式开始。

祭品是6头牛6头羊6只猪,象征征战一帆风顺。

台下士兵扯破嗓门的喊道,

格尔萨万岁!

格尔萨万岁!!!

……

受到鼓舞莫鬼招募来的食人魔法师也一并大叫起来。

莫鬼不知何时走到台下,笑着道,“洗脑了呀!”

百里汤果朝莫鬼腰间使劲掐了一下。“你快闭嘴吧,不要破坏了这么神圣的一幕。”

莫鬼笑着回击百里汤果,感觉到痛楚的百里汤果醒了过来。

“诶,我刚才怎么了?”

“说了几句糊涂话,不过给我治好了。”

演讲拥有难以想象的魔力,不知不觉中叫人深陷其中。

昔日战国时代,那些谋士就是凭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策反、说服国君等等。

“出发!!”

格尔萨居民奔街相送,现场气氛沉重,自己日后的命运就掌握在这些勇敢的牛头人士兵手中了。

莫鬼面前站着的20名格尔萨族民道,“走吧,咱们也该出发了。”

他们20人是莫鬼通过游说方式,招募过来的志愿军。负责巨石战,将巨石推下去,生命危险较小。

刘涛吹着嘹亮的口哨,满脸难掩兴奋之色,“真有点小激动呢,跟着队长整绕他旋转,场外开始吹起飓风,形成龙卷

  封逊一头乌黑长发被吹得竖起,他面目微冷,眼中却是一抹难以掩饰的兴奋光芒,持枪的手臂微微发抖

  接着他面目一凛,眼中精光射出,一枪刺向东方,轰隆一声,场中闪电停歇,桃云青如同一只断线的风筝飘出去,他持枪半跪于地,口中鲜血溢流,地面上石板寸寸龟裂

  “哗…”

  观众场上传来一阵蛮人的喧哗惊叫之声,他们没想到封逊竟能把赤虺逼成这样

  无数掌声响起,表示对他的赞扬

  他也确实受的住这些赞扬

  他脸上露出些兴奋的神情

  “无论你速度多快,我都能刺中你!”

  “的确很不错!”

  桃云青赞叹道,他站起身来,擦净口角鲜血,接着目光如炬,身形在一次消失,下一秒,就出现在了封逊面前

  他一枪贯出

  但封逊并不慌乱,他的枪更快,这一秒,空间对他没有阻力,观众席上没有谁真正看清他那一枪是怎样出去的

  但他的枪准确无误的捅进了桃云青的肩胛骨,道器的威力何其之大,没有感觉到一点阻力,便捅穿了整个肩胛骨

  鲜血横飞

  封逊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我赢——”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桃云青的炎枪已经挥来,他震惊,急忙想抽枪回击,却发现长枪被桃云青夹住,他脸上大惊

  “还有这种?”他这个想法刚生出来,就被炎枪带着电芒打在头上,他整个人横飞出去,半个脸颊都肿了,人也昏迷了过去

  “哼!”桃云青冷笑,抽出肩胛骨的长枪,扔到它身边,由于有道韵的存在,他的伤口没有马上减小反而是传出嗤嗤的声音在不断扩大,不过马上又被肉芽挤了回去,两者僵持,鲜血流动不止

  桃云青捂住

  没有破他的枪的办法,他就近不了封逊的身,也赢不了他,否则以他的速度,怎么会让封逊刺中他,既然刺中了,还想收回去,怎么可能?

  你以巧破力,我便以力破巧

  “呃……”场外观众席上的蛮人都一阵惊疑,本来喧闹的场面突然变得安静了起来,封逊都好像占了上风了怎么剧情一下子就逆转了?看着封逊人事不知的躺在哪里他们才确定自己眼睛没有看花

  “赤虺对封逊!赤虺赢!”裁判官出来,也肯定了这个事实

  “哇,又是这小子赢了!”

  “他的对手可都不弱啊,蛮族的几个绝世高手都被他碰着了,不知道他能否进入到朝圣者前十呢!”

  “反正你我这样的是没有机会了!我比赛遇到他,直接投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密室里的千钧一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扶兮纪

明月西

扶兮纪

醉酒霓虹

扶兮纪

从容

扶兮纪

野茜宓

扶兮纪

苦爷

扶兮纪

番茄小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