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求不得》。

苏剑几乎有来自骨子里的有自信,自信自己这一拳下去,定然能打死眼前这个小野种。

令人讨厌的小野种!

因为他刚刚与苏青树对拳之时,刻意保留了三成的实力。

虽然两人看着修为相差不大,但是功法却是最好的拉开了他和苏青树的实力差距。

因为功法除了取巧智于战斗身法锻炼身体等之外,还有最重要一点便是能够增幅力量,将力量发挥得更加尽善其美。

他练了九年的流殇拳,他自信自己对于流殇拳领悟和掌握都远胜于苏青树这个蹩脚汉。

他也有绝对的自信一拳打死苏青树。

事实上,苏青树现在也不过是弱风扶柳,虽然他自身灵力还算强横,使他可以爆发出接近纳灵境七重的实力。

可苏剑不也是因为苏流觞拳的加持能够打出接近纳灵境八重的实力。

原本战斗毫无悬念。

怎料,突然一道拂尘缠住了愤怒的少年,苏剑猛地一回头,一看,是一老头。

那老头衣着朴素道袍,倒也干净,几乎不与邋遢搭边,可却是平平无奇,毫无仙风道骨可言。

只是但凭他那柄拂尘,便是一大宝贝,也提现了他的一丝不俗。

因为他隔着苏剑他们足有三丈远的距离,那拂尘万千发丝却能跨越三丈,伸缩有度准确缠住苏剑手臂,不差分毫,既没有多一寸也没有少一寸,可见那拂尘是多不一般。

未能将苏青树一拳毙命,还得了个废物名号,少年苏剑怒火滔天,近乎失去理智,狞声道:“老头,你最好别多管闲事,否则,我连你一块杀。”

一身朴素道袍的老头原本也无心去管这件事,可偏偏就一眼,一眼就让他决定管这件事。

因为他看到了苏青树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丝气息,说不清道不明,只是非常的与众不同。

一时之间,他又想不起来,但在他决定出手的那一刻,他又记起来了,少年眼神纯澈,做事坦荡,一切随心,哪怕明知道寡不敌众,势单力孤,依旧选择尊重自己的内心,维护自己的义父。

那便只有一个答案。

赤子之心!

虽然只是出现了一瞬,可老头他还是笃定自己没有看走眼。

拥有赤子之心的人,最是心无旁骛,最是尊崇本心,无论他怎么修行,最后做出的选择,都能做到不忘初心。

因此,这种人修行也是最可怕,最低的成就都是仙君境界。

可这世上又有几个赤子之心呢?

老头起来爱才之心,自然也愿意帮少年一把,结一份善缘。

听着苏剑那毫无威慑力的言语,手执拂尘,头戴莲花冠的老人没有一丝的温火气,苍老的声音,从他嘴中吐出,简单干脆,“这个人,我保了。”

六个字,普普通通,可听着,怎么都让人觉得霸道至极,而那一刻,老头的形象也瞬间鲜活起来,仙风道骨之间,显得江湖气十足,一点也不似刚刚那般平平无奇。

他的话,似是法旨,不容置疑。

保了?苏剑丝毫没有察觉老者身上气息的变化,脸上六分讥讽,三分怒意,一份怜悯,一个普普通通的糟老头子,也敢在他面前说保苏青树那野种,他配吗?

少年不由得怒道:“臭老头,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想找死?”

少年那诛心话语,落入老人耳中,老头不仅没有生气,竟还有些欣赏这小子的无知者无畏,他苍老的面容微动,扬起一抹和蔼的笑意,丝毫没有在意少年的话,善意的提醒道:“少年人,火气不要这么大,也不要随便夸下海口,当心闪了自己的舌头。”

苏剑万没想到,先有一个狗杂碎的野种欺负到自己的头上来,现在又有一个连黄土都埋到脖子的老头敢欺负到自己的头上。

是自己太好说话了吗?还是这个世界是变了?变成野种,糟老头的天下了?

苏剑二话不说,一个箭步沉稳冲出,就要上前去揍这老头。

然而,下一刻他就僵在那里动弹不得。

其他人也是如此。

老人慢步走近,跟普通人无异,但经过苏剑身旁之时,升起和蔼可亲的笑容,嗓音哑然,“唉,少年人,火气终究是大了点。”

随即,也不管这些僵在那里的少年,从怀中摸出一粒丹药,递给苏青树。

苏青树没有顾虑,接过丹药就扔进嘴中,刹那间,他只觉得神清气爽,身上的疼痛感也跟着消失不见,甚是奇妙。

老头见少年吃得如此果断,不由得愣了一下,问道:“你就不怕我给你的是毒药?”

苏青树不以为意道:“不怕。”

“为什么?”老人觉得少年回答干脆,不由得多问了一句。

少年摆摆手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再说了,如果你给我的是毒药,那干嘛又费这功夫救我?”

说的倒是大实话,给他毒药,又干嘛费劲聽得很氣,但就是不肯走在旁邊繼續聽著。

像極了末世前與鍵盤俠對線的人們。

但更痛苦的是,她現在不敢說話,相當于處于禁言狀態。

啊啊啊李樂你快點來啊。

她要走隨時可以走,主要是想讓李樂過來把這兩人打一頓。當然李樂可能沒啥興趣,要么就殺了要么就別管,打一頓算啥?

末世中走極端才能過得好。單純打人只會結仇,毫無意義。

其實沈二和鄭德林沒林茵想象中那么壞。只是背后口嗨。至于小白萌,也算是半自愿成為沈二的那啥。亂世中弱女子找個強大男人庇護很常見。

真要干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或者大搞奴隸交易,孫靈和她爺爺也不可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這兩人沒待太久便離開了。林茵思索許久,還是沒跟上去。

面對越來越強大的軍方系統,單個的民間精神力者都有些不知所措。要么抱團取暖要么找個靠山合作。但加入軍方實在太不自由了,而且信任度低的話也爭取不到啥好的待遇。所以投靠黑市,投靠行政派,投靠徐小星和浮島的人越來越多。

而選擇組隊行動的幸存者們通常是和軍方合作比較多。畢竟買賣戰利品,兌換精神結晶和武器都是在軍方的監管下,必須保持良好關系。

天空中的雨還在下,而且越下越大。

“這是那個小白臉?”沈二注意到下車來找林茵的李樂。

“跟著他,應該能碰到林茵小姐。”鄭德林沒有絲毫掩飾地走上前去:“或者我們直接逼問,他肯定得回答。”

現在的李樂精神力內斂,外觀上看只比普通人強一些,這就是海神之印的部分影響。當然也和他現在很累有關系,不然看上去還會更強一點。

“小子,看見你家主人了么?”沈二非常不客氣地問:“告訴她,兩位五級戰斗序列想和她談合作。”

李樂:“?”

哪來的神經病?神特么我家主人!

“你們腦子有毛病吧?”李樂自然沒必要慣著他,罵了一聲就準備走,同時手已經放在了腰間的武器上。

末世中很多神經病都會一言不合動手傷人,任何時候都要做好防備。

沈二挑眉,拳頭握緊:“小子,你是吃軟飯吃撐了么,我就不信你主人會為一個小白臉跟我——”

“鈧!”

他話還沒說完,李樂便一槍打掉了這貨的右耳。孫靈和郭懷憂都在附近,他不想多生事端:“滾。”

瞪大雙眼的鄭德林抽出一把折疊刀,迅速朝李樂捅來。

電光火石之間,李樂的精神力爆發,將他掃飛。同時摸出一根棒棒糖,放進嘴里。

“啊——”被打掉耳朵的沈二才開始慘叫,就被李樂一腳上踢合上了嘴,倒地不起。

“你們判斷實力的方法就只有看外在精神力波動和戰斗序列證書嗎?”李樂一腳踩在沈二的腦袋上,發出一聲嘆息:“那我回去還是得考個資格證啊。免得這種**天天來找麻煩。”

兩個所謂的五級戰斗力瞬間被李樂打趴下,這讓他們露出了驚恐的表情。當然這兩人比較水,和剛剛考核的林茵差不多。

而李樂,五千精神力加上神之印與霧主賜福,在還沒設立的六級戰斗序列中也屬于巔峰。

“嘖。”感受到孫靈和郭懷憂的精神波動傳來,李樂只能停手。

等之后沒人再說吧。他不會主動找這兩個家伙,但如果他們再次挑釁李樂也不會手下留情。

鄭德林從地上爬起來,看李樂的眼神只剩下驚恐。

至于沈二,貌似已經疼昏過去了。

犀牛車在雨中載著林茵和李樂離開。

看著窗外的大雨,林茵似乎心情不錯,一邊用精神力偵查一邊哼歌。

“這場雨可能會下很久。”李樂忽然說。

雖然這次收獲很多,但他卻一點都不高興。

林茵:“嗯?”

就像李樂說的一樣,雨下了很久。剩下的五月和整個六月都密布在雨幕中。

基地里出現了大規模的瘟疫。與神秘力量無關,只是大量尸體與潮濕環境的共同作用。而如今的醫療環境顯然無法和末世前相比。

李樂和林茵自然不用東西。基地方面也做出了應對措施——讓江飛白同學用精神力治療瘟疫。

江飛白對于這個忽然掉到自己頭頂的重任有些措手不及。但能學會他那種精神力治療手法的人實在太少,而且都沒有江飛白來得強。數千患者排隊等待他的治療,基地醫院的床位集滿了,李樂囤積的藥品再次漲價。

而基地方面終于也開放了六級考核。

七月一日,天終于放晴,太陽照在地上,水分蒸發中,反而讓人覺得更加潮濕。

首個通過六級考核的郭懷憂作為主考官,坐鎮定名為考核中心的前臨海體育場,迎接李樂的到來。

李樂下車,來到考場。他看向依舊保持著禮貌微笑的郭懷憂,嘆了口氣:“昨晚沒睡好吧?”

郭懷憂苦笑:“是啊,碰到你說的黃色夢魘了。過兩天孫靈應該就會把寄魂給你。”

“呵呵。”李樂聳肩:“掌握方法后,黃色夢魘也沒那么難對付。就當作是陪小孩玩唄。”

“嗯,說的是。”郭懷憂帶著李樂走入場地:“不說那些了,準備開始測試吧。”

ps今天第二更。求收藏求票。

只见这人四下作了个揖,笑嘻嘻澡的地方很简陋,只不过是用几

未入炎都思绪凝,一朝惊动风云涌。

曾经朝夕今已变,一剑独尊镇皇京!

未入皇城,便已听得皇城震动,城门前,此刻竟是凝聚了十数位身躯挺拔的武修将士,但见他们身穿金色铠甲,提刀而立,分管着这来往的行人。

“禁城,禁城!”一道声音自城楼上响起,听上去倒是有些司空见惯,只是对于这,秦炎却是微微蹙眉!

虽然秦炎曾经深居柱国府,几乎未曾踏出过柱国府半步,但也知晓这禁城乃是在酉时,而如今不过是申时初而已,倒是提前了整整一个时辰!

事出反常必有妖,一念及此,秦炎步子迈得快了些,想要打听个一二,只是如今的守城军士已不是先前柱国府所统领的那般,倒是多了几分狂傲与冷漠!

这一切,秦炎并不知晓,因此,刚刚接近那看上去有些品阶的军士,便是迎来一阵冷嗤。

“哪来的小子,还不快点给我滚远点,没看到已经城禁了吗?”那守城的军士刚刚踏入城内,还未将城门关闭,秦炎便是上前一步,对着那守城军士微微一礼,想要探一探究竟!

只是有时候你敬人一分,但却不一定能换来别人敬你一毫,对于平民而言,这便是家常便饭,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敢顶撞了!

这也使得守城军士变得狂傲不羁,一发不可收拾,更何况他们乃是金甲战将的手下,金甲战将何须人也,大炎皇朝谁不给几分薄面!

与其作对,能有几个人会有好下场,好在,这几人未曾将金甲战将这四个字道出,不然,怕是要命丧当场了!

然而此时,三辆马车自城门外疾驰而来,速度虽快,但却避开了不少行人,倒也算和谐!

“快,快开城门!”

盯着这疾驰而来的马车,那守城的军士头领自老远便已经将马车上的一切看的清晰,但见马车上一个“舞”字最是耀眼,而且马车上的装饰更是豪华,楠木为架,蚕丝云霓为衫,以此推断,这舞家定是一个财力极其强大的势力!

只是纵为富商巨贾,也不该使得军士如此卑躬屈膝,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秦炎也懒得探究一二。

“你没看到有马车吗?还不快点给我滚远点!”一时溜须拍马,倒是忘了一侧的秦炎,如今目光转过,那军士头领凶意毕露,只是其刚刚手掌抬起,欲要将秦炎毒打一顿,但却被马车内的一道声音喝止。

“既为守土军士,当存仁心,便放了他吧!”马车上这犹如百灵鸟般的声音响起,虽未见其容颜,但仅仅以这声音来断,当该是个绝色佳人,只是,此音落下,秦炎内心却是猛然一颤。

这响起的声音似婉转的琴声,拨动着秦炎脑海内一丝丝回忆,数月前,拍卖行内,那一道倩影,一一浮现,秦炎曾多次听闻关于舞倾城的事情,只说其遇到了为难,但这危难如何,秦炎也不得而知!

“一别数月,可曾记得拍卖行内旧相识?”当马车抵达城门前的那一刻,一道声音兀自响起,此话更是莫名其妙,只是,那疾驰的马车却是骤然而停,马车内,一道顺畅的呼吸声却是微微一紧。

“王统领,不知我可否带上这几人一起入城?”马车内这犹如百灵鸟歌唱般的声音再度响起,倒是多了一抹轻松。

“可……可以,既然倾城小姐开口了,我等便遵命而行!”但见那王统领摆了摆手,便不再阻拦秦炎等人。

马车踏行,虽是急促,倒是更安稳了几分,不过,在马车入城的那一刻,王统领嘴角却是泛起一抹冷意!

“那小子定是与舞倾城,这件事,我必须告诉公子!”王统领指示军士将城门合上便是向着金甲战将的府邸而去。

“经久不见,秦炎小弟倒是变了不少,倒是越发的成熟了,越来越像姐姐喜欢的那般人了!”盯着秦炎,舞倾城打趣道,数月了,这还是舞倾城第一次笑。

“舞姐姐,我曾听杨老说过,你似乎是遇到了危机,不知我能否帮上一二?”盯着舞倾城,秦炎直接开门见山,倒是省去了许多的客套。

闻言,舞倾城微微一愣,虽然她曾言过,若是需要时,还望秦炎帮上自己,但没想到秦炎竟是这般直接。

“秦炎小弟的好意,我自是心领了,只是这事,怕小弟也是爱莫能助吧!”舞倾城轻轻一叹,眉宇间增添了一抹忧伤,而后,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道了个清楚!

“怨龙毒?”

秦炎目光微凝,内心闪过一抹错愕,这等毒极难除尽,而且更可吞噬中毒者的元气,一旦元气被吞噬尽,也就代表着被吞噬者的人生走到了终点!

“这怨龙毒的确难除,不过倒不是没有办法!”闻言

后方两艘战船并驾齐驱,方子安下令加大马力,两船乘风破浪猛冲上前。之前是故意放慢速度吊着敌船的尾巴,而现在,对方主力出动,再无缓速的必要。

两艘船的甲板上,两架从金国回来之后重新精心打造的‘万人敌’床弩摆开了架势。

……

自金国回来之后,有鉴于暂时强力火器无法制造出来,方子安便想着造几架万人敌作为制造局的防御武器,关键时候或可自保。

在太行山封龙山中,材料缺乏的情况下都能造出那几架扭转局面的万人敌大杀器,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求不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仙梦独尊

半月星

仙梦独尊

云天飞雾

仙梦独尊

荔箫

仙梦独尊

麓蔓蔓

仙梦独尊

子夜轻语

仙梦独尊

pinky璎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