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慈祥说法》。

那孩子缩着脖子,垂着头在前面昔岁尚学,置立五馆,行吟坐咏

“你可以問問其他殺手,看有沒有人聽過”陸隱道,法子這個身份一開始他還沒太在意,但這兩天與若華長老聯系后,又跟阿盾聊了一些,他才知道這個身份在榮耀殿堂意味著什么。

法子,代表傳承,整個榮耀殿堂也沒幾個法/p>

平等王一笑,说道:“各位不用担心,咱们转眼就到。”说罢,随手打了一个法决到对面墙上,然后突然传来一阵失重感,这个房间竟是在快速的往下沉。

雾凇子一手拉着......

这柄剑当然不是鱼家兄弟的剑。冒出火来,这些毒蛇无不是他自

张青林屏住呼吸,惊恐的看着镜面,身体微微颤抖着。

  他的周围依旧是茶楼的陈设,镜面似乎被一层薄薄的塑料蒙上,没有任何光彩。

  就是那瞬间,镜面上浮现出血粼粼的两行字……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婉晴见张青林对那个镜子爱不释手,说道:“既然张大哥喜欢这面镜子,那就送给他吧。”

  “那我就替老张谢谢你了,对了,婉晴,天色已经很晚了,你就屈尊在我们这将就一晚吧,明天我再送你回去。”

  婉晴见天色确实很晚了,再加上张青林和程澈不是什么坏人,便答应了他。

  随后,程澈领婉晴到二楼,给她找了一个房间,安顿好婉晴后,程澈就下了楼。

  张青林自从拿了那块铜镜,面色一直都很奇怪,他此时还在端着镜面。

  突然,被一只手“啪”伸过来,张青林吓了一个激灵,迅速的把镜子压倒在桌子上,抖了一下,才缓过神来看着程澈道:“婉晴呢?”

  “在楼上休息呢,你没事吧,刚才在车上就感觉你不对劲,怎么了?”程澈站在茶桌旁边,注视着张青林问道。

  “可能是今天发生的事都太突然了,对了,你可不能告诉月月咱们打架的事。”张青林提醒道。

  “这个还用你说,那个…你把那残品怎么处理了?”程澈扫了一眼,没看见那幅上唐八骥图。

  张青林向楼梯那边瞟了一眼,说道:“现在不重要了……”

  “好,我懂了…早点休息吧,明天送婉晴回去后,回来再说。”程澈拍了一下桌子,转身向楼上走去。

  第二天一大早,江昕月就站在店门口敲门,昨天一天都没有看到张青林,不知道跟着程澈去了哪里,一直到了晚上都不见人影,早晨看到张青林发的信息,才知道在茶楼。

  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开门,正当江昕月要转身离开时。

  门,被拉开了一半,从里面走出一位漂亮的姑娘,“你谁呀?大清早的…把人家给吵醒了。”

  江昕月向前一步,仔细的看着眼前的人,反问道:“你又是谁?为什么出现在我家茶楼里?”

  张青林听到声音,赶忙叫醒了程澈,两个人一起快步走到门口。

  “昕月,早啊。哎…拿好你的东西,走了,送你回家。”程澈把外套穿好,推着婉晴向旁边的黑色轿车走去,然后对着张青林说了一句:“老张,快点。”

  “月月,对不起,昨天回来太晚了,我怕吵醒你,所以就没有回去,让你担心了,别生气。”张青林看着江昕月,带着歉意的说道。

  “你跟程澈昨天背着我去干什么了?那女孩是谁啊……”江昕月扭头盯着那辆黑色轿车说道。

  还没等她说完…

  “月月,我先出去一趟,回来跟你解释。”张青林匆匆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跑到黑色轿车那,上了车。

  江昕月瞅着那辆黑色轿车从自己身前开过,一脸的气愤和疑惑。

  因为张青林从来没有这样过,以前不管怎样,都是自己把想说的说完,张青林才说,从来不打断自己

黑芒走离后过了良久,店内再次恢复了灯光明亮老板和伙计有些发懵,他们不知道今天的检察员为什么这么暴力而且这位检察员也没有按照以往的程序来。

但生意还得做,毕竟赚钱是人类的基本需求,在有些世界里没有钱是不可以的,虽然可以没有其他的东西。

黑芒躲在阴影里继续观察着,他打算不去别的地方了,就停留在这里,看看凌晨2点到底会发生些什么,因为他到现在来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那个伙计说的都是真的。

凌晨1:55的时候,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慈祥说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辰门传

睡神阁下

辰门传

清心望月

辰门传

失落叶

辰门传

喜欢老虎

辰门传

语默然

辰门传

烟雨织轻愁